丝弦

麻利点
产粮随缘

【剧版镇魂/巍澜】执愿同归

●剧版下跪剧情()我一口老血···所以我!激情补档!! 必须让赵云澜知道这事···
●剧版设定,OOC我的,书版待我吃透再搞···

 

 

第二次与黑暗亲密对接后,赵云澜最初一两天并不觉得有什么不自在,他的心态无比良好,已经完全适应了刚开始两眼一摸黑的感觉。将墨镜往鼻梁上一架,他也不常睁眼,要吃的就找大庆,要到哪去就扶一把自己的人形拐杖,但凭两耳辨八方,偶尔还能哼个小曲儿,活脱脱一副不怎么靠谱的神棍模样。

“人形拐杖”沈教授似乎习得了智能导盲仪...

【也青】我爱高考作文(不。

●高考作文极限脑洞系列
●全刀向慎入

※北京卷

“绿水青山图”

他回头看。

看着污染遍布的桥底的家,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他知道自己不会再回来了。

“青”,老王以前是这么叫的,他总是带着一点懒散的腔调,用手指点狐狸的脑袋,“以后你就叫青好不好?嗯?”
“那座山就叫青,它很好看,”王也将他放在脖子上,右手食指往远处一指,“‘我见青山多妩媚’,听过没?多适合你。”

妩媚的狐狸甩了甩尾巴,从王也肩膀上跳下来,没给他面子。

后来整座山都被开发成了工厂,浓烟在天空飘荡,把年轻后生的梦摔得粉碎。

工厂大乱那天,那个人领着一群青年上去,再也没有回来。

狐狸准备等他,等到自己的家都堆满了垃圾,等到...

【一人之下】不融

我们就像被遗弃的孩子,迷失在森林里。当你站在我面前,看着我时,你知道我心里的悲伤吗?你知道你自己心里的悲伤吗?

                           ——卡夫卡

一、

 

    “你不喜欢这里吗?”

 

 

讲台上的老师正讲得...

【杀破狼/长顾】死生

●原著向,援军到后顾帅从战车下被救出那一章
●听了最新期广播剧的产物
●OOC我的

 

长庚伸出手去,乱抓一把,只抓到一片虚无。

顾昀在前面骑着马哒哒地行路,重甲还披在身上,从后面看腰背挺拔,气势非凡,异常夺目。他带着大军浩浩荡荡地过去,一点都不像个耳目不便的主。长庚倏地清醒,发现自己也骑在马上一同跟着,只不过离顾昀有点远。他一面有些许欢喜骄傲地望着前方威风凛凛的将军,一面双腿一夹马腹,向他追去。

 

“子熹······”他来到顾昀的身侧,保持着一样的速率,偏头望去,浅浅开口。

【也青】个人合集

●乱七八糟的产物都在这里,ooc,刀糖不定,慎。

【也青】哄

○【也青】一本书

     (上)  

     (下)(有车)

 ○【也青】冬感(给晨安脑丝的漫画配文)

 ○【也青】谁将平生葬倾城

 ○【宝岚/也青】成全

 ○【也青】表个白怎么就那么难呢

      (一)

      (二) 

   ...

【也青】你呀,不懂人世(一发完)

你有过人的体温吗?有过心跳吗?闻过花香吗?看得出天空的颜色吗?你流过眼泪吗?世上有人爱你情愿为你去死吗?                             ——电影《画皮》

 

一、

 

“你来自何处?”

 

王也坐在船的边缘,对着站在船头撑蒿的年轻人开了口,语...

【杀破狼/长顾】迷药

●有车注意
●提前的生贺!十六生快!!一枝花最美!!
●同时也作汤圆节贺了(
●ooc我的,小义父长庚的
●一看标题就知道非常の狗血

 

早春时节,还没过正月,四处都弥漫着一股子被香灰炮仗熏染的烟火气。一大早街道上的吆喝声隔着老远都能听见,卖吃食和小玩意儿的出活倒快,生怕赶不及,好趁着年初的热乎劲赚点补贴。

虽说小商小贩都知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但安定侯这日却没再琢磨这句话的深刻道理。他多年行军巡查在外,好不容易有了几个日子懒散一把,但前些天愣是精神得如马奔腾,闲不下来。

长庚察觉到了他这莫名旺盛的精气神,于是非常善解人意地捋捋他的袖子:

“那今晚我好好陪你。”

顾昀听了这话狠狠...

季羡林:余生,喜欢和真性情的人交往

我交了一辈子朋友,究竟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约略是这样的:质朴、平易;硬骨头,心肠软;怀真情、讲真话;不阿谀奉承,不背后议论;不人前一面人后一面;无哗众取宠之意,有实事求是之心;考虑个人利益也为别人考虑;关键是个真字,是性情中人。

对待一切善良的人,不管是家属,还是朋友,都应该有一个两字箴言:一曰真,二曰忍。真者,以真情实意相待,不允许弄虚作假;对待坏人,则另当别论。忍者,相互容忍也。

每个人都争取一个完满的人生。然而,自古及今,海内海外,一个百分之百完满的人生是没有的。

所以我说,不完满才是人生。

要说真话,不讲假话。假话全不讲,真话不全讲。...

【也青】缺·瀚

●非常不偶像的偶像paro,感觉对不起点文的小伙伴@芝士青茶🍃 
●ooc私设有

 
一、不见

 

当所有的灯光齐刷刷投到王也身上的时候,他有一瞬间的恍惚。

那些色彩斑斓的光柱如同记忆里消失的火花,藏匿在里面的尘屑悠悠地飘飞到他面前,粘在鼻尖上,又在下一秒的舞台变换中寻不到踪迹。

 

台下的吵闹声有点大,观众们还在兴奋地交谈着,手中不时挥舞着荧光棒,目光与几个月前一样灼热。只不过那时他们在看热闹中等待新人成为新星,如今的他们则是新星的追随者。就像许多所谓的分析行家说的,时间潜移默化让追随的人增多,变得更加狂热。

 

王也并没有太...

【也青】表个白怎么就那么难呢(完结)

●最后有一点点哔——
●校园paro  ooc
●瞎写的小甜饼,很多设定随心所欲,不必太纠结.

(一) (二) (三)  (四) 

 

 

【失控】

 

“是,”诸葛青竟点了点头,将右臂从王也手里抽了回去,似笑非笑地说了句,“这两天睡得少,智商急剧下降。”

王也这会子像吃了半个苦杏一样,想说点什么半晌卡在嗓子里吐不出去。

“车子停这儿,你先跟我去趟医院吧。”他顿了顿,拽着诸葛青的袖子就要走。

 

“可·····...

1 / 6

© 丝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