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弦

宝瑟泠泠千古调,后面一句自己查。*^_^*

【喻黄】嘘,别出声(下)

#人物虫爹的#

#ooc我的#

#莫名喜欢生病梗,一个都没放过#

(上)在这儿→http://cathysixian.lofter.com/post/1ee9bc1f_10612e5b

在喻队的悉!心!照!料!下黄少两天之后又恢复了活蹦乱跳的本来面目,话匣子一打开就跟吃了炫迈一样。

不过。

喻文州觉得自己有点儿不太好。

病魔果真来势汹汹。

而且让黄少天知道自己是被他传染的会不会有些尴尬?

脑袋发沉,像硬生生地错位安在脖子上一样,过了这一个上午,喻文州走路终于开始像幽灵看齐、飘忽莫测了。

呃乍一看有点儿像喝醉了酒的行走的雕塑【划掉】僵尸【划掉】美男子【嗯~】

 

这个点儿人都去吃午饭去了,周围没什么人,黄少天回来比较早,在走廊上看到单手扶着墙,脸色很不好看的他们的队长。

不仅脸色发白,额头上还冒着涔涔冷汗。

黄少天轻手轻脚地走上前去,手在喻文州眼前挥了挥:“喂,队长,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喻文州皱着眉摆了摆手,想示意自己没事,结果黄少天左手背先一步贴到了他冒冷汗的额头。

“天哪,这烧的。要不我扶你去休息室?我跟你说生病了就别乱跑,看我上次比赛完了就在休息室歇着哦对还多亏队长你照顾,现在这个时候就应该发挥发挥我的作用了·······哎队长你别走啊。”

喻文州无奈的摇摇头打算自己回休息室,他手刚一离墙、刚一迈开步子就感觉眼前一阵天玄地转,整个大脑都像装了在视线中不断飘忽的万花筒似的。他不由得紧闭双眼,拿手捂着额头就要往前倒去。

黄少天惊得心跳都漏了半拍,连忙冲上前扶住他,时刻准备当人肉垫子。

 

“队长你这样有点悬啊,行吗?”

 

喻文州头又疼又晕,还没来得及回答,我们的黄少就很有眼力见的在他前面一蹲,拽起喻队的两条胳膊就要往背上扛。

喻文州:······

喻文州:【头疼欲裂的】少······少天,不用了······

 

“不用个鬼啊队长你都这样了还穷讲究个什么,我背人的技术很好的!”黄少一边说一边抬起喻文州的腿,喻文州烧的也有些糊涂就依着他去折腾了。

毕竟是个挺高的大男人,黄少天背起来的时候还真有点抖,他将喻文州向上抬了抬,觉得差不多稳了后开始往前走。

“队长还行吧?靠稳了!”

喻文州现在脑子里一团浆糊,也想不了别的,下意识地将胳膊绕在黄少天的脖子上。然后他稍微清醒了一点儿,看着现在的情况,有些发蒙。

“要不然······”他刚刚开口,便被黄少天的话给截了下来。

“生病了就少说点儿话这可是队长你之前跟我说的······怎么你也感冒了呢我还以为我传染不了你的,还说我不注意,秒打脸啊队长!要不是我身强体壮肯定好不了这么快,不过队长你肯定也能很快好的你得相信我······”

 

“少天······”

喻文州本来就头疼,听了这“哒哒哒哒”一串连珠炮更是头疼欲裂,他皱着眉用食指骨节敲了敲黄少的脑袋,有点儿艰难地开口:

“少说点话,我头疼。”

 

“哦。”黄少天立马安静下来,抿着嘴一言不发的往前走。

不得不说,我们的剑圣没有吹牛,他背着人走路还真是挺四平八稳的,喻文州在他的背上感到头越来越沉,慢慢地靠在黄少天的右肩背处,睡着了。

黄少天脚步一顿,偏头看了看他,之后将脚步放得更平稳了些。

 

沿路遇到惊奇的蓝雨队员,他们想开口问些什么,却看到黄少天轻轻摇了摇头,用口型道:

“嘘,别出声。”

【完】

【自己也不知道写了什么系列】

 

评论
热度(42)

© 丝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