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弦

宝瑟泠泠千古调,后面一句自己查。*^_^*

【全员向】变小什么的不干了啦

#虽然是老梗但就是想写(。・∀・)ノ゙#

#人物虫爹的#

#ooc我的#

#各种日常小段子式#

 

【双花篇/1】

 

孙哲平一脸“卧槽”地望着桌子。

张佳乐一脸迷茫地望着他。

 

“你你给我说说······这是什么情况······”

孙哲平一时半会儿没弄清自己是在做梦还是在干啥,直勾勾地盯着桌面上只有七八厘米高的张佳乐。

 

“我不知道······”张佳乐低头摸了摸头顶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一朵小粉红花,“今早醒来,就这样了。”

孙哲平好一会儿才收起心中的惊涛骇浪,吞了口唾沫,慢慢地凑上前。

 

“你你你干嘛······”张佳乐小人向后踉跄着退了一步,“啪嘁”一声不小心退倒到了昨天孙哲平的生日蛋糕里,奶油多了个小坑。

然后,一坨奶油“啪”的一声砸在他头上。

真倒霉,张佳乐撇了撇嘴角,伸出手在头顶抹了把奶油,塞进口里。

哦,还挺甜。

 

就在他打算站起来时,头顶突然一疼。

孙哲平拽着他的花把他从奶油蛋糕里拽了出来。

“喂喂喂!!!!”张佳乐双手扑棱扑棱地想拍对面的仁兄,“疼疼疼疼······”

哪知还没抱怨完,孙哲平就将他放下来,“哗啦啦”一小半瓶矿泉水就冲头到了下去,奶油倒是全冲化了,但张佳乐小人成了“落汤花”,对着孙哲平就打了一个大喷嚏,连头上的花都耷拉了下来。

“我说你要给我洗澡能不能换个方式!”他气鼓鼓地双臂环抱,坐在桌子上,“你当年也是怎么给你家鹦鹉洗澡的,最后人家变成了个刺猬半年没搭理你。”

 

“我说,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孙哲平趴在桌子上平视他。

“能怎么办?”张佳乐小人失落地低着头,变这么小,走个路都成问题。

“啊嘁!”他接着抽了抽鼻子。

下一秒孙哲平就把一个大毛巾盖到了他的头上,现在他一只手就能把张佳乐小人捧起来,便将他隔着毛巾擦了擦。

揉戳揉搓ing······

 

【叶修/1】

    

陈果发现叶修变小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我说怎么一整天都找不着他。”她想。

呃······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吧?

变变变小???

 

叶修望着陈果惊讶到银河系上的表情,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正站在电脑键盘上,一只脚踩着一个键,心说“这是在逗我”。

 

“那个······老板娘,你看这······”他有点儿无奈地挠了挠头。

陈果回过神来,异常同情地望着他,眼里还装模作样地湿润了一会儿:“我明白,我懂,这种奇异的感觉。”

 

叶修:······

叶修:【叹气】对啊都没法抽烟。

 

陈果:······

陈果:【不忍心】要不,你来点儿??

她从烟盒中拿出一支烟,放到叶修面前。

叶修低头看了看这跟柱子一样粗的东西,弯腰抬了两次,愣是没抬起来。

“靠!”他心说。

 

不能笑。不能笑。

一旁的陈果死命咬住自己的嘴唇,都快憋出眼泪来了。

 

【未完待续】

【作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评论
热度(145)

© 丝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