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弦

宝瑟泠泠千古调,后面一句自己查。*^_^*

【蓝权蓝】殊途(一)

#B萌邪教#

#日常作死#

#OOC我的#

#天哪我竟然在写蓝权真是不可思议【悲允】#

1、

    这是蓝河在黑剑盟的第三个年岁。

    从一个莫名其妙穿越而来的现代人,到一个厉尽磨练誓死效命于主盟的一盟盟主,鬼知道他这几年都是怎么熬下来的。

百剑特训,千刃刀潭,因此丧命之人千千万,他能活着出来,也是一个奇迹。

他有时会想,可能是当年游戏里的剑客身份赐予了他什么外挂吧。不然这三年的任务次次嗜血,又怎能总是全身而退。

 

他估摸着,下一个任务也该到了。

正想着,主盟使者便已至,使者来到一盟大殿,拜了两拜:“蓝盟主。”

“本座已恭候多时。”蓝河抬手示意他起身。

“既然蓝盟主已有所知晓,那我便不卖关子了。盟主想让您暗杀一人。”使者微微抬眼,似乎有内力搅着风直向蓝河而去,扬起了他头上蓝色的发带。

“何人?”

“一气道盟盟主,王权富贵。”

 

“王权富贵。”蓝河一边用手指轻轻敲打座椅手柄,一边暗暗地将这个名字念了几遍。

他站了起来:“天地一剑,王权世家。执掌王权剑,以灭妖为己任。”

“正是。”使者答道。

“我知道了,你回去禀告盟主,不久之后定有消息。”蓝河望向使者,轻轻挥手,那使者无多防备,一股内力带着他急急后退,直至大殿门旁才稳住身形。

“大盟主早已策划与一众妖族联合,此人不除,是为大患,望蓝盟主不负盟主所托。”使者说完,便纵身跃出高殿。

蓝河默默看着大殿之外,抬手摩挲了几下剑柄。他又在心里念了几声:

“王权。”

 

2、

 王权富贵是在除妖之时偶然碰到那个小剑客的。

 那时候他站在数百只妖的包围圈中,肩膀上中了一剑,满身剑伤,蓝色发带紧束着黑发随风飞扬。他似乎是跟这些妖怪死斗过,可是功力又不能及,落得了这般有些悲惨的下场。

 王权见状,毫不犹豫地持剑向前,在数百妖怪之间杀出一道血路。王权剑果真利器,凡是试图上前的邪妖恶怪皆命丧当场,一些凑热闹的小妖亦落荒而逃,狼狈之至。

 等处理完这些妖,王权转身看了看这位也有点儿狼狈的,面色苍白的小剑客,心想这些妖怪原本是自己的目标,结果连累了不相干的人。他有些过意不去,便将王权剑收了鞘,走到那人面前。

 这小剑客好似受了内伤,嘴角淌出血来,他皱了皱眉头,望着慢慢走向他的王权富贵,腿软了一下,身子一晃,便倒了下去。

“哎!”王权眼疾手快,一把揽住了他。

“这······”他望着正倚倒在他怀里的这个小剑客,眉目清秀,眼睫也长,嘴唇薄凉,生得一副好样貌,加上蓝衣蓝带,看起来像是个涉世未深的少年人,不知何为江湖险恶一般。

王权叹了口气,将他扶入临近的一个山洞之中,生了火,为他疗伤。

 

篝火温暖。

蓝河想着自己也该醒过来了,前几个时辰一直被身旁这位似乎不懂得怎么照顾人的兄弟翻过来,覆过去,直折腾得他要吐出来。

好歹他也是个伤患!

就算是假的吧,像你这样“照顾”别人估计正常人都要吐血三升而亡。

蓝河一边暗暗吐槽,一边假装伤痛未愈的模样支撑着坐了起来。

 

“怎么样?”王权听见洞中有声音,抱着一些柴火走了进来,发现小剑客已经醒来,便问了一句。

“多谢恩人相救!”蓝河抱拳。

“不必,这本身也是我的任务,”王权摆弄了几下烛火,“饿不饿?我弄了些鱼,你有伤在身,倒是需要保存些体力。”

还是算了吧,我可不相信您这烹饪水平。蓝河心想。自从穿越来了这个地方就没吃过什么好东西,调味品只有盐盐盐,那些糕点什么味道都没有,我还指望您这个生活能力伤残患者来给我做饭吗?

虽然这么想着,他的肚子还是不争气地叫了一声,而且不争气地被王权给听到了。

王权朝他这里一偏头,之后垂下眼来轻笑了一声。

“给。”他将烤好的鱼递过来。

蓝河被他笑得浑身不自在,耐不住自己肚子的抗议便接过鱼,咬了几口,那天堂一般的味道令他差点儿吐出来。

王权看他表情精彩,竟然还忍不住问了句:“怎么,不好吃吗?”

蓝河默默盯着手中的鱼,看见它的眼睛发出了诡异的光,他沉默了。

王权紧接着又补了一刀:“还是你觉得不够想要再来条?”

 

还来个鬼啊。

蓝河闭了闭眼睛,好气又好笑地将鱼放到了火边上。

他有些无奈,不都说这一气道盟盟主是个厉害至极的兵器吗,怎么现在感觉有点儿傻乎乎的。自己好歹也是个黑剑盟一盟的盟主,遇到过的心狠手辣上来就杀的人何止千论,这个王权富贵,未免太仁善了些。

“喂,”蓝河想到这儿,也不想再恩人长恩人短地跟面前这人磨叽了,“那个谁······”

“我姓王权,名富贵,你可以直呼我王权。”王权淡淡地道。

“嗯,王权,那什么,你看我现在这样,自己离开估计又会有危险,而且,我还迷路了······”

“你叫什么?”王权打断了他的话。

蓝河一愣,然后很自然地笑了笑:“蓝桥。”

“蓝桥······”王权默念了几声,吟道,“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

“好名字。”他接着说,似乎有些疑问,“你······不认识我?”

一气道盟,王权富贵,人妖两界很少有人不曾听说过一气道盟盟主之名。

“瞧你这话说的,我应该认识你吗?”蓝河笑道,“我不过一个初涉江湖的小剑客,曾也是山野中人,不理人世,或许你是什么贵族世家,我不了解,也算不得多稀奇。”

“哦。”王权应道。

 

笨蛋。

蓝河心里不停吐槽,这个谎话满是漏洞你还真信啊,一气道盟有你这种盟主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了。

 

他眼珠子转了转,起声问道:“不知王权兄可否让在下与你一同赶路,我受了伤,怕再有妖怪追杀,咱俩一道,也好有个照应。”

王权看向他。

那目光不知怎的,略有焦灼,盯得蓝河心里直发毛,他本想再解释一番,却听到王权开了口:“可以。”

上钩了。

蓝河嘴角弯起细小的弧度。

王权富贵,这一路上,你可是要多加小心。

【未完待续】

 

 

 

评论(14)
热度(28)

© 丝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