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弦

宝瑟泠泠千古调,后面一句自己查。*^_^*

【蓝权蓝】殊途(二)

#B萌邪教#

#食用愉快#

#OOC我的#

前情→(一)

3、

“除妖之路,力自心生,善自心生。恶贯满盈,天当不容。而倘若其妖不恶,却命丧道中,那道,亦与恶同路了。”

王权一边走,一边不住念着。一旁跟着他的蓝河脑袋都大了一圈,这几天,他除了布陷阱,施暗术,就是在他旁边听他讲什么道啊妖的。听就听吧,跟在他身旁能找机会成功除之当然是好,可是每当他要引着王权进入陷阱时,总是有什么东西扰乱计划。不是几个恶贼小妖,就是有路人深陷困境待救。陷阱失效也无关系,他还有暗器袖刃,可每次刚要出手,王权总是会突然冒出一句话来逼得他急急停手。

这暗杀没法做了!

他郁闷,非常郁闷。他很想问问,你们古人每天都念叨这些大道理有意思吗?!敢不敢让他好好完成任务回去安养天年不问尘世?

蓝河深叹一口气。

 

原本他不过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奈何遭遇了这些稀里糊涂的惨烈祸事。当年初至黑剑盟,百箭特训,箭端毒性很厉害,那么多兄弟,最后不过只剩下他和另外两人。

三年任务,哪次不是染血满身,才得以坐在那盟主的位置上;哪次不是咬碎自己曾经的善意,才能于此乱世有一席立足之地。

可是,鲜血铺就的路再踏上去,就成了通向地狱的惨道了。

这些,他未尝不明白。

 

“蓝桥,手伸过来。”

正想着,前面传来的喊声令他回过神。原来是到了一条河流旁,上面的铁索桥险峻异常,王权正站在桥上,向他伸出手来。

“傻瓜,”蓝河心想,“自己都不一定能过去还想着别人。”

他这样念着,手却鬼使神差地伸了过去。

 

王权一把拉住他的手,一点点将他们引过了河。

到了河对岸,王权慢慢地握了握他的手,抬目看向蓝河:“你的手,怎么这么冷?”

蓝河一下子将手抽回,放在嘴边呵了几口热气:“无碍,我天生体寒。”

 

王权不置可否,转身继续行路。

哪是体寒,明明是那苦训后落下的寒疾。蓝河想着,不禁摇头,摊开左掌,看了看掌心。

他的手,倒是挺热乎的。

蓝河望着前面的人,跟了上去。

 

临近傍晚,两人找了一处山洞歇脚。蓝河拿过王权随身携带的杯子,去倒了点水,然后偷偷地将一包能直接毙命的毒药撒了进去。

他走进山洞,很自然地将杯子递给王权。

然后,蓝河笑问:“你这除妖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王权本要喝水,听他这一问,送到嘴边的杯子停了下来。

“还有一些目标,没有清理干净。”

 

“是吗?”蓝河理解似的点了点头。

他望着王权闭上眼睛,将杯子轻轻一斜,水即将入口。

不是吧,他真的没有一点警戒心?

不知是哪里来的冲动,蓝河在千钧一发之时,喊了一声:“哎!”

王权手中的动作又停了下来,执杯之手轻轻晃动,杯子里的水都晃了出来。他很疑惑:“又有何事?”

“那个······”蓝河眉心皱起,慌乱中瞎编了一个理由,“我听到外面好像有动静,不知道是不是什么冲你来的妖怪。”

王权听到这话,立刻放下杯子起身出洞查看。

蓝河现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既懊悔自己一时心软坏了计划,又似乎有些庆幸自己喊的那声。他赶忙追上去,走到王权身前,笑道:“也可能是我听错了,咱们回······”

 

“小心!”

谁知,话还没说完,王权便将蓝河往旁边一推,拔出王权剑便冲了出去。

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的妖怪手握各式各样的兵器拥向山洞,王权剑与之相抵,空气中撞出一片兵器摩擦出来的火花,铁器相撞声震天响,似乎连傍晚的云霞都震散了几分。

蓝河震惊于突然出现的不利局势,他虽然如今看不入眼这些小妖,但妖数过多,王权不一定能应付的过来,况且他必须维持自己的身份不至于暴露。

静观其变。

他这样想着,然后缓缓向一侧退去。

 

“快跑!”

他正退着,突然听见妖群里的王权朝他这边高喊,他猛然转身,却被瞬间出现的几只高大妖怪扼住了喉咙。

那几只妖怪把剑架在他脖子上,朝着王权富贵奸笑:“王权盟主,把王权剑放下,咱们好好说话如何?”

王权和一众妖怪停止了打斗,那些妖怪垂下手中的兵器,挪步低头,恭敬地站在一旁。

所以这个劫持我的妖是这群妖的首领咯?

蓝河悄悄抬眸望了那扼住他脖子的妖一眼。

 

“你想做什么?”王权看到蓝河被劫持,双眉紧皱,握住王权剑的手骨节泛起白来。

“你说我想做什么?”那妖左手狠狠扼住蓝河的喉咙,右手背在他白净的脸颊上轻轻摩挲了一下,“这个小剑客虽然是个男子,可生得好生俊俏,看得男人都忍不住了。”

众妖不禁都嘎嘎笑起来,笑得淫荡之至,王权的脸色越发难看:“将他放了!”

 

“放了?”那妖一弯嘴角,闭上眼睛凑近蓝河,在他耳边轻轻呵了一口气,“盟主你放下王权剑,我们自会放人,不然,这位小公子,可就留不得了。”

说罢,又收了收扼在蓝河脖子上的手。

 

蓝河心中不住叹息,现在敢掐我能掐我的人估计这世上也剩不了几个了吧,这妖怪,倒让他讨了些便宜。

 

王权见蓝河似乎痛苦得浑身颤抖,面色也发青,便咬了咬牙,横举起王权剑。

“好,我弃剑,你放人。”

说着,握剑的手一松,王权剑便在蓝河震惊的目光下落到了地上。

 

“蠢材!”

蓝河惊怒交加,直接高声喝出了这两字!

王权富贵到底在做什么?!

为了他这一个不相干的人?

他是疯了吗!?

 

蓝河原本以为王权富贵不会听这些妖怪的威胁之语,那样以蓝河自己的能力,挣脱出妖怪的束缚也能不费吹灰之力。

可现在呢?

这家伙竟然真的弃剑!

这么多颇有实力的妖怪围攻他,失了王权剑,便是死路一条!

 

果然,挟持他的妖怪并没有放了他,反而一脸得意地望着面前被群妖攻之的王权富贵,笑得狂妄:“王权盟主!你败就败在这一颗善心上!一个小剑客也值得你弃剑?!善良能干什么?能当饭吃吗?啊?哈哈哈!”

 

那些妖怪并不直接杀他,对着王权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似乎要狠狠出一口恶气。王权一开始也能勉强应付,可拥上来的妖怪越来越多,他体力渐渐不支,一不留神,便被一个妖怪狠狠踹中了后背!

他一下子单膝跪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来。

他抬起眼望着这些缓缓靠近的妖,眼睛里仿佛燃起了准备鱼死网破的气焰来。

 

蠢货!蠢货!

蓝河望着他被人踹到吐血,心脏顿时疼了半边,怒不可赦。那挟持他的妖怪嘎嘎笑了两声,摸了摸他的下巴,声音转得欢:“小公子,怎么样,跟我们回妖冈吧,保准把你伺候得好好的,啊?”

蓝河微微偏头,清秀如水的眼睛中划过一道冰冷寒意。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23)

© 丝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