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弦

宝瑟泠泠千古调,后面一句自己查。*^_^*

【蓝权蓝】殊途(三)

#B萌邪教#

#两天完成我要吐血身亡了#

前情点击(一)(二)

蠢货!蠢货!

蓝河望着他被人踹到吐血,心脏顿时疼了半边,怒不可赦。那挟持他的妖怪嘎嘎笑了两声,摸了摸他的下巴,声音转得欢:“小公子,怎么样,跟我们回妖冈吧,保准把你伺候得好好的,啊?”

蓝河微微偏头,清秀如水的眼睛中划过一道冰冷寒意。

 

他骤然发力,双手从束缚中抽出,对着身边没反应过来扼住他喉咙的妖怪的脖颈就是狠狠一击。那几只妖大惊失色,想再次擒住蓝河,却没想到他利剑出鞘,带出一股极强的内力来,震得几只妖直接急速倒退。蓝河一把抓过身边挟持他的一个恶妖,一剑穿喉,然后将这妖扔向身边一众妖怪,瞬时便倒了一片。

“怎么?”蓝河对着围上来的妖怪笑,“不是说要好好伺候我吗,来吧。”

众妖有些惊恐地退后。

不是说这人只是跟在王权富贵身旁的一个小小剑客吗,怎么竟如此厉害?

还不待他们想明白,蓝河便已瞬间来到他们面前。

只一剑!

那一剑,势如破竹,扫得开飞花万叶,亦扫得开邪怪妖魔。

他持剑奔出,冲破层层阻碍,蓝衣黑发,在浸了血的空中扬散着。

他在围攻王权的妖间杀出一条路,浑身散发出的深厚内力震得那些妖颤了两颤。蓝河望见王权狼狈之至,脸上身上都有血,心中一叹,边应付身边的妖怪边把自己刚刚瞅准时机捡起的王权递给他。

王权接过剑来,眼睛飞快向蓝河的方向一瞥,看见那些妖在他的手中根本没有还手的能力。

或许,他比自己更强。

 

王权没再多想,持剑冲上,与蓝河一起,两道极强盛的剑气,送走了一片又一片围攻的妖怪。

这两人的战斗力太过强悍,众妖深知不能再去送死。其中一只妖得到允许,抬起一只手,轻轻一动。

瞬间!四面八方射出千百只箭来,攻向蓝河和王权的方位!

众妖瞅准两人受困的时机,飞快脱身撤退。

王权紧握王权剑准备迎击,而一旁的蓝河却雕塑一般僵立在原地。

蓝河的手越发冰冷,手指轻轻地颤着。

百箭特训。

多么相似的场景。

他想起三年前那些暗无天日的日子,命不由己,一不留神就走向地狱,替阎王小鬼卖命,终于磨尽了自己的善意,成了一个不会哭的人。

杀戮杀伐,竟背弃了这么多年岁。

 

蓝河恍惚着,眼看就要被万箭穿心。他突然想,这样似乎也挺好。

曾经欠下的债,不想要背负的东西,就在这里,飞灰烟灭。

他闭上眼睛。

 

却不想,身旁一人瞬间出现,紧紧护住了他,将他拥进怀里,那些箭被他挡下,铁器碰撞的声音好像很刺耳,又好像很安心。

蓝河恍惚地想:如果当年······

如果当年也有这样一个人能拥着他,哪怕递给他一只温暖的手,兴许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兴许······就不会走向深渊。

 

等到四周静了下来,蓝河才慢慢睁开双眼,离开王权的拥护。

“怎么回事?刚刚这么危险,你怎么不抵抗?”王权有些生气,他抬手抓住蓝河的肩膀问道。

蓝河没有回答,他将目光投向王权的手臂,淡淡地说:“你受伤了。”

王权望着手臂上被刺中的一箭,将其拔出:“不碍事。”

 

蓝河抬眸看了他一眼,清水一般的瞳孔里看不出有什么情绪。他沉默着,伸手将自己头上的蓝色发带解了下来。

“手臂。”蓝河要求道。

王权面露疑惑地将受伤的手臂递过去,看着蓝河用自己的发带包扎好,打了个结。

蓝河偏头看了看伤口,觉得包扎得不错,心想早知道就打个蝴蝶结。

他又简单地将自己的头发束了束,笑道:“回山洞吧,休息一下。”

 

王权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将王权剑收回去,转身走向山洞。

蓝河似乎也不打算和他解释什么,回去之后,只是站在里面,看着王权坐回去,拿起刚才没有喝的水,送至嘴边。

很静,似乎有鸟鸣,黑夜将至。

那杯水送到嘴边终究还是停了下来,王权将手一歪,杯子里的水顺势流到了地上。

令人战栗的腐蚀声响起,浸水的地面瞬间起了烟,留下一个小坑。

 

王权的表情无多变化,他很平静地将杯子放在地上,然后站起来。

他慢慢走到蓝河的身侧,声音平和:“人身处险恶的境地,善与不善,只在一念之间。有人通天彻地,枉费一生,终也得不到一个安然闭目的机会。”

王权说着,偏头看他:“那么你呢,你是为了什么?”

 

蓝河轻笑了几声:“本是殊途,又何谈目的。”

“殊途······”王权轻声念道,然后,他抚了抚王权剑的柄端,“你本有很多机会可以下手,又为什么放弃?”

蓝河没有回答。

“你不属于那里,”他降低了声音,话语里仿佛夹杂着叹息,“你原本有机会成功,可现在,一气道盟的人已经到了。”

蓝河抬头望去,原本空旷的洞外不知何时多了许多人影和细碎的声响。

王权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你走吧。”

蓝河静静地看着他。

“以后,别再相见了。”

王权摞下这句话,便毫不犹豫地转身走出了山洞。

蓝河低头看着自己的长剑,慢慢地,咬紧了牙齿。他就这么站了一会儿,便走了出去,尽管每一步似乎都想着停留。

可他终究是走了。

王权望着手中的那条蓝色发带,缓缓攥紧了它,而身后的人,却已经越来越远了。

 

4、

又过两年。

那次的任务终归是没有完成,蓝河没有见大盟主,他让部下带去一句话,说不会再留在黑剑盟,要追杀还是灭口,尽管来便是。

之后,果真黑剑盟追杀了几次,到第三次的时候,他又碰到了王权富贵。王权对从前的事只字未提,似乎也忘了曾经说的“不必再见”,他帮蓝河解决了那些刺杀者,很自然的对他抱了抱拳,然后离开。

蓝河一路行走,走过了曾经两人住过的山洞,经过了王权引他渡过的河流,最后他坐在分别之处,抬头望了望四周。

一片荒凉。

就这么生生错过了许多人,许多年。

 

当他走到王权山庄的时候,本想驻足,略一思考,还是摇了摇头。

谁知,一人将他拦了下来。

他站在蓝河身后,将他束发的发冠拿了下来,手法娴熟地用一条干净的蓝色发带帮他重新束好头发。

他将面前的人转过来。

 

蓝河看着王权富贵,轻轻弯了弯眼睛:“如果我说······”

王权打断他的话,也笑了笑:“留下来吧。”

 

蓝河眼中的笑意更浓。

“留下来吧,”王权又重复了一遍,“我一直留着你的东西,等着你回头的这一天。”

 

“可我们不是殊途吗?”

蓝河笑问。

 

王权像当年引他渡河一般握住他的手,向王权山庄走去,他轻声回答:

“殊途同归。”

 

【完】

 

评论(15)
热度(42)

© 丝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