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弦

宝瑟泠泠千古调,后面一句自己查。*^_^*

【伞修】苏沐秋想要女朋友(二)

#人物虫爹的,OOC我的#

#来自群中想梗#

#写到一半时。。。。。#

前情戳→(一)

 

“喂,人没来?”苏沐秋走到叶修跟前,拍了拍他的肩。

“来了,但是有事,又走了。”叶修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哦?”苏沐秋伸出右手食指在叶修面前弯曲了一下,“听说,我是弯的?”

 

叶修没有立刻回答,他非常平静地端起桌子上已经半凉的咖啡喝了一口,在苏沐秋“狠毒”的目光的注视下慢悠悠地说:“这么明显的事,还用‘听说’?”

啪!

苏沐秋在叶修后背上狠狠拍了一把。

叶修根本没有防备,这一拍直接让他把口中的咖啡给喷了出来,弄得到处都是,衣服和桌子都遭了殃。

“咳!干什么······谋杀呀?”

他便咳便笑,顺带抽了张纸巾:“这么没有耐心,还找什么女朋友,走,跟我打游戏去。”

 

“我这么没有耐心,你还找我打游戏?”苏沐秋眼中都快冒出火来,连句再见都没说就朝会所门口走去。

 

“这家伙······”叶修哭笑不得地望着苏沐秋气呼呼地走出会所,他倒是没追上去,不紧不慢地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喂,老板······哦,小唐也在,找你们俩商量个事儿。哎!别找包子他们几个······”

 

三、

荣耀的世界邀请赛已经结束了好几个月了,叶修没有立即回家,也没有继续留在陈果那里,而是和苏家兄妹重新租了个公寓,像十几年前那样住在一起,说是要“回顾曾经的生活”。虽然还是十分怀疑这个理由的真实性,但陈果也没再多追问,给叶修买了个手机方便联系。因为叶修从不真的给她打电话,所以陈果和唐柔在接到这个电话时是十分惊恐的。

两个姑娘暗暗探讨了半天叶修打电话的不可告人的目的,结果在见到他时彻彻底底地变成了目瞪口呆。

 

“你······说什么?”陈果的声音颤抖地跟雪崩其实是一个频率。

“你······再说一遍。”唐柔虽然表面看起来很镇定,但发出来的声音并不比陈果好到哪里去。

叶修无奈:“这两句话你们已经重复了三遍了。”

 

陈果眼睛一瞪:“废话什么!快说!”

叶修叹了口气:“我说,如果我喜欢苏沐秋,该怎么办?”

他对面的两个人静了下来,双双转头,面面相觑。

 

“你说真的?”陈果怀疑。

“没开玩笑?”唐柔眯眼。

 

“没有。”叶修继续叹气。

 

“你再说一遍。”陈果眨眨眼。

 

叶修非常非常平静地看了两人几秒钟,然后毫不拖泥带水地站起来就要走。

“哎哎哎哎哎!回来!”陈果看他要走,连忙站起来拉住他的袖子,讨好地笑,“我们知道了,喜欢苏沐秋对吧?正常,正常。”

叶修重新坐回去,揉了揉太阳穴:“所以呢,你们俩给我想个辙。”

唐柔笑:“找我们干嘛,我们又不‘喜欢’苏沐秋。”

“话不能这么说,”陈果朝唐柔摆摆手,“这种事我最拿手了,交给我吧!”

“交给你?”叶修笑,“你准备怎么样?”

“怎么样?当然是表白了!不然你还来找我们俩做什么?”

 

“等等等等,老板,这就表白了?”叶修一头黑线。

“当然!不快点表白以后你就后悔去吧。要抓住一个人,就应该快、准、狠!”

“可是······”

“你就别犹豫了,”唐柔也在一旁笑着劝道,“我们帮你弄,没问题的!”

叶修看着眼前这两个比自己还兴奋的人,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这个选择。会不会太冲动了?还是时候太早?

想了半天,他最后决定试一试。

万一成功了呢?他这么想着,突然感觉自己有点幼稚。他点了根烟,想都过了这么多年了,那个家伙,还能一点意思都没有?他自己虽然总是扑在电脑上吧,但有些小细节,还是能够注意到的。

女朋友什么的,或许并不需要。

 

而另一边,苏沐秋和苏沐橙坐在公园台阶上,一人拿着一罐饮料,他们相互碰了一下,苏沐橙挑眉看着自己的哥哥,突然笑起来:“怎么了?相亲没有成功?”

苏沐秋也笑:“本来能成功的,可惜呀。”

“可惜什么?”

“可惜······你哥我实在长得太好看了,一般女孩都看不上眼。”苏沐秋拿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来。

“噗嗤!”

苏沐橙被他逗笑了,“你就吹吧,还不是因为叶修在捣乱。”

苏沐秋不置可否,他笑着摇了摇头,喝了一口饮料。

“哎,我问你,到底为什么突然想相亲啊?”苏沐橙问。

风倏地起了,轻轻柔柔地掠过,撩起了苏沐秋额前的头发,他的眼睛有点迷茫,看不出来是什么情绪。

“不为什么,就是想试试谈恋爱是什么感觉。”

 

“哦,也对,我哥都这么大了,再不嫁人,就人老珠黄了。”苏沐橙理解似的点了点头。

“你这丫头!”苏沐秋笑着拍了下她的脑袋,然后,他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地道,“其实,我倒是不愿意相亲的,但我还是想试一下有个对象是什么感觉。”

 

“这么着急啊?”苏沐橙歪头看了自己的哥哥一眼,“你就没有喜欢的人?”

苏沐秋叹息:“有啊,当然有。”

“竟然还真有,”苏沐橙却不惊讶,嘴角扬起,“说说呗。”

 

“这有什么好说的,”苏沐秋突然觉得有点冷,他耸了耸脖子,“那个家伙,也是块木头······不对,不能说他是木头,他智商挺高的。”

“我曾经喜欢他那么久,暗示什么的也没少做,可是······他也许真的没这层意思吧。”

“哥······”苏沐橙轻声唤他。

“哎呀反正都是以前的事了,”苏沐秋有点害羞,他抓抓头发,“不过,我这么多年的愿望,就是听他说一句他喜欢我,嗯,也不对,喜欢这个词还不太够······”

苏沐秋似乎是在开玩笑地乱侃,苏沐橙却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那么一丝丝的遗憾和惋惜,虽然真的只有一丝丝,却像刺一样扎进人的心里。

她当然也不傻,也知道他说的到底是谁。

女朋友什么的,只是个自我安慰的幌子吧。

 

四、

陈果和唐柔两人使出了浑身解数,拉着叶修秘密筹划了三天,最终决定在苏沐秋他们三人的公寓里举办一个名义上的pathy。他们找了个日子,正好那天苏沐橙和苏沐秋白天都有事要出去,等到傍晚两个人回来时,就可以给苏沐秋一个大大的惊喜。陈果还在叶修的强烈反对下通知了兴欣剩下的人一起来准备布置。魏琛方锐等人听到消息都快傻了,只有包子一脸兴奋:“表白!?听起来就很带感!”

 

于是当天的公寓在遭遇了一番鸡飞狗跳后,被叶修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好几遍。他拿着一件特制T恤,又在公寓转了一圈后,对陈果扯着嘴角苦笑:“老板,这不太像我风格啊。”

 

“你小子懂什么?”魏琛一下子搂住他的脖子,哈哈笑道,“要都像你那风格,我敢保证,百分之百没戏。”

方锐也在一旁附和:“对啊,我觉得老板娘这想法就很好,多直接,苏沐秋同不同意先不说,要是我,我肯定同意。”

“老大,我也同意!”包子喊道。

叶修斜眼望旁边这两个人。

“你那是什么表情?怎么,怀疑我的审美水平?”方锐朝叶修挥了挥拳头。

 

“行了,叶修,你快去穿衣服,快点,苏沐秋估计也快回来了,别出问题。”陈果没让着两人接着斗嘴,走上前和唐柔一起推着叶修进房间换衣服。

 

“唉,真能想啊她们,你看看这些,啧啧啧。”魏琛边感叹边绕着公寓转了好几圈,乔一帆罗辑莫凡三人安安静静地躲在角落里吹气球,他们也觉得这一屋子有点儿尴尬,但为了维护老板的良好品味也不好说什么。

 

而方锐和包子倒是像在自己家似的,盘子里的水果都已经吃了好几个了。

 

“我说你们两个!”魏琛看着两人偷吃,吆喝了声,“还吃呢!给我留点······”

······

 

连转眼都不需要,这么多年就已经过去了。

苏沐秋边走边想。

他想起十几年前,要签约嘉世之前,遭遇的一些不可思议的事。他不可能忘记那个时刻,无论是在嘉世奋战时,在叶修组建兴欣时,在他又一次夺冠时,还是赢得荣耀世界邀请赛的冠军时,他总会想起那一瞬间的白光,刺目的,心惊的,伸出手却无法触碰的寒凉。

 

那是一场车祸。

或者说,是一场没有发生过的车祸。

他曾经一度以为那只是一个荒诞的梦,可是梦根本不会真实成那个样子,尖锐的刹车足以撕碎阴沉的天空,还有路人惊叫声,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他这是真实的事情。

 

当时空气冰冷,呼吸冰冷,那辆车的车轮在地面发出疯狂到极致的摩擦声,这声音在一瞬间仿佛要冲破他的耳膜,像地狱里魔鬼放浪的嚎歌。他瞪大眼睛,连惊恐都已来不及,瞳孔里那辆车的影子如此鲜明,不断放大。

空白只有一瞬,突然,似乎有个声音在他的耳边想起,那声音问,问他甘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当然不甘心。他想。

冠军还没拿到,好好地我为什么不活着。

还没听那家伙说出我最想听的话,好好的,我为什么不活着。

那个声音接着说,它可以延迟一切,只是痛苦也会延迟,或许还会加倍。

能延迟多久算多久。

他回答,不管真假,总归是自己得利的买卖。

 

于是,就像一场梦,时间倒转,车流消退,那天他就像没事人一样,和大家说说笑笑,聊荣耀,谈天说地。

可这么久都过去了,他才想要谈一场恋爱。

万一延迟的这天真的来到,连一场恋爱都没谈过,多遗憾。

 

所以才有了各种试探,测试,相亲,花样层出不穷,偏偏砸不醒对面那个天天打游戏的家伙。

不过可以理解,他和他,最想要的,本来就是荣耀。

于是很多事,在乎的或者不在乎的,表面的和心底的,都像一片涟漪,慢慢隐匿。

 

人总是很贪心,想要得多一点,再多一点。他也不太甘心,也时常想,如果······

如果,可以等到这个家伙开窍的那天,该有多好。

 

他这样想着,低头看着脚下的石子被自己踢得越来越远。

然后,耳边响起了那冰冷的、疯狂到极致的摩擦声。

他闭上了眼睛。

这一刻,似乎很突然,又似乎已经做了很多年的准备。

原本也没有那么近的响声,不过几秒钟,便已经变成了当年的魔鬼的嚎歌。周围变成了白色,记忆变得模糊,悲痛挣扎着要将这里面的人撕得粉碎。

 

苏沐秋摔倒在血泊里的那一刻,他感到从指尖到头顶,都慢慢失了血色,身体越来越冷,冷到几乎失去了知觉。

好像有好多人围在他身边,又好像一个人都没有,那些声音,都在离他渐渐远去。

他有点儿恍惚,恍惚着这十几年,看过了利益纷争,看过了他从头再来,看过了他站在永不落幕的光荣上。

他也听到过许多欢呼与欣喜,有人尖叫,有人疯狂。

 

他感到疲惫,眼睫慢慢垂下来。

还是没有等到那家伙的回答,哪怕是叼着烟当玩笑说出来的也好,都没等到。

真遗憾。

······

苏沐橙挂断电话后的那几秒,大脑出现了一瞬间的意识消退,她握手机的手一直在发颤,耳边也出现了嗡嗡的声音。她死死咬着嘴唇,眼睛睁大,心底仿佛有一根刺猛地刺中了泪穴,眼眶发热,大颗大颗的眼泪就这么直直滴下来,越来越多,怎么止都止不住。

那么多人都还在一起。

曾经的三个疯子,怎么就走散了呢。

······

“哎,都关灯好一会儿了,你快点,别被发现。”

陈果在叶修旁边小声说。

 

“知道了。”叶修应了句。他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竟然有些紧张了。他清楚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一点点加快。

 

“你们都注意点儿啊!待会儿一有开门的,就开灯,按计划来!”陈果抬头对满屋藏起来的人小声吆喝。

 

“来了来了······”唐柔突然拽了拽陈果的衣服,陈果立马蹲下来,紧张地盯着门口。

有些凌乱的脚步声慢慢接近,然后是钥匙开门的哗啦声。

然后······

 

“呜呼!”

陈果率先起身开灯,大家突然欢呼着跳起来,拿着烟花筒对着门口的人喷起礼花。

可是。

待他们看清了门口的人,全都愣住了。

 

苏沐橙站在那里,浑身颤了颤,整个人都惊在原地。

她原本已经哭得通红的眼睛,一瞬间,又涌满了泪水,眼泪疯狂地在脸颊肆虐。

 

她都看到了些什么啊。

满屋的“苏沐秋”。

满屋的“I love you”。

满屋的,我喜欢你。

 

还有叶修。

他穿着的那件衣服,上面印着他和哥哥的专设漫画头像,印着那么醒目的:

我爱你。

······

“你就没有喜欢的人?”

“有啊,当然有。”

“我曾经喜欢他那么久。”

“我这么多年的愿望,就是听他说一句他喜欢我,嗯,也不对,喜欢这个词还不太够······”

······

苏沐橙看着面前这些人,看着他们不知所措的神情,看着叶修慢慢走了过来,将右手放在她肩膀上,一如既往地平静地轻声问她:

“怎么了?”

 

她望着这个人,张了张嘴,竟然发不出声音。

叶修收回右手,眼神慢慢地凝重了起来。

 

 

五、

    

天开始冷了,风吹叶落,万物归根。

 

苏沐秋七日祭那天,叶修和苏沐橙等众人走后,留在了墓地。

 

苏沐橙看叶修在一旁发呆,转头柔声问:“在想什么?”

叶修道:“在想那天相亲。”

 

苏沐橙久违地笑了笑:“后悔吗?”

 

“后悔啊,后悔没给他找个女朋友。”

叶修叹了口气。

 

苏沐橙无奈地摇摇头。她想起那天在医院里,叶修整个人都沉默得可怕,他低着头,阴影遮住了一切,没有人看到他的表情。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只是换下来了那件衣服,然后死死攥着它,整整一天没有放手。

 

苏沐橙望着此刻的他,盼望叶修能多说点儿什么。

结果叶修却平静地走上前,将手搭在墓碑上,俯下身。

 

他闭上眼睛,终于缓慢而清晰地说出了这迟来的三个字:

 

“我爱你。”

 

【完】

来自群中写梗:以“我爱你”为结尾写一篇虐文(虽然这个梗好像被群里的小伙伴写了)

我写到一半的时候其实是往甜写的,真的没想到最后会是这么个走向。

我竟然,写了一篇伞修的BE······肝疼······

而且······挺OOC的······

心好累(ಥ _ ಥ)。

 

评论(21)
热度(76)

© 丝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