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弦

宝瑟泠泠千古调,后面一句自己查。*^_^*

【伞修】陌生(二)

#人物虫爹的,OOC我的#

#看不见的陌生人,新奇的梗#

 

前文戳(一)

 

 

“那如果一个你熟悉的人变得陌生了呢?”苏沐秋突然想到这个问题,他问。

 

叶修扫了一眼面前一片透明、但是已经勾勒出比较亮眼的轮廓的苏沐秋,弯了弯嘴角。

 

“当然也就看不到了。”他这样说。

 

“哦,”苏沐秋点头,“那你现在,看不见我们两个人是吗?”

苏沐橙也目不转睛地盯着叶修。

 

“嗯,”叶修喝了一口水,“我要能看到你们,至少也要半年左右。”

“这么久?”苏沐秋惊讶,也就是说,只有完全熟悉才能直接看到一个人的外貌吗?他虽然有很多疑问,但更觉得自小生这种病的叶修很可怜。一个不能看到陌生人的人,该有多么孤独,如果他不擅长、不能直接与别人交流,那这几十年是怎么过来的,正常人想想都觉得心酸。

 

“那我说话可要注意一点啊,”苏沐秋心里想着,喝了一口饮料,“不能戳别人痛点······”

 

“那你好可怜啊。”苏沐橙托着腮,直视着叶修开了口。

 

“噗——”

苏沐秋一口饮料直接喷到了叶修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他慌忙站起来拿纸,靠过身去帮叶修擦衣服,心里还不停吐槽“沐橙你个丫头嘴怎么呢么快呢”。

 

“虽说我平时看到杯子飘起来,纸飘起来,声音突然响起已经习惯了,但你这突然给我洗个澡我还是不习惯的。”叶修也抽了张纸,非常平静擦擦脸上的饮料。

 

“意外意外,你别介意。”苏沐秋充满歉意的说。

 

“不介意不介意,其实这也有个好处,如果人长得太丑我看不见也挺好的,”叶修说,然后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问面前轮廓越来越明显的苏沐秋,“啊对了,你长得如果那个啥的话一定要告诉我一声啊,不然我会吓到。”

“早点做做准备挺好的。”他又补充了句。

 

苏沐秋面无表情地把纸投到垃圾桶里,突然感觉之前可怜这家伙是多余的。

不过,仔细看看他,虽然提着个行李箱一副沦落街头的样子,还说自己是为了打游戏离家出走,但那张脸真的挺耐看的。

苏沐秋的目光不停在叶修的脸上扫着。

这张脸,说不出哪里好看,但就是让人移不开目光。

嗯?

错觉吗?

苏沐秋仿佛感觉叶修刚刚注意到他在看他。

错觉吧。

都说了看不见了。

 

“半年之后······”苏沐秋默默地嘟囔着,“你身上也没剩下多少钱了吧?以后准备怎么办?”

 

“以后?”叶修搓了搓手指,“那个,你们那儿,有没有地方?介不介意我借个宿?”

 

“靠你要不要脸啊,”苏沐秋也没再客气,提出了条件,“要住可以,交房费!”

“这还收钱?”

“废话,你难道还想白住啊?”

“换个支付方式成不成?”叶修问。

 

“什么?”苏沐秋也问。

“你刚才不是说你打游戏挣钱吗,加我一个,或者我给你当陪练,怎么样?”叶修提议道。

“你?”苏沐秋一脸“开玩笑吧”的表情,“太不划算了。”

“怎么?不相信我的实力啊?不信切磋切磋!”叶修笑。

等得就是这句话!

苏沐秋突然兴奋起来。他甚至没顾上桌子上没吃完的东西,拽起叶修就往外走。苏沐橙也立刻收拾了一下跟了上去。

 

叶修就这样被苏沐秋拽回了网吧。不过那一晚上的惨烈景象,苏沐秋好一阵子都不愿想起。好歹也是这一片高胜率的玩家,被打得找不着北确实难过了点儿。

于是,叶修顺利地被苏沐秋留了下来。不过出乎苏沐秋的意料,叶修仍然在第二天早上将房钱交给了他,还说什么“不给也不太好意思”。

苏沐秋拿着钱,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还算有点人性。

他想。

 

2、

叶修自搬进苏沐秋兄妹的房子后,偶尔会想,自己这样骗人会不会不太好。

 

虽然一开始真的看不见他们,但其实,不需要半年那么久,苏沐秋和苏沐橙的样貌便能清晰地出现在他面前。

比如说现在,两人在叶修眼中已经由透明轮廓版本到了半透明轮廓版本,即使脸还看不太清,但只要人出现就绝对是能看见的。

 

当时苏沐秋问起,叶修其实也没怎么想,随口说了个半年,他那时也就抱着个开玩笑的心态想逗逗面前这个人,毕竟他平时的生活因为没有新鲜血液的注入无聊至极,这种恶作剧反而成了一种调味剂,让他乐此不疲。

他看不见苏沐秋的脸,但却能听得见他那一副清澈如水的好声音,有时候脑补脑补面孔,嗯,应该也不会太差。

虽然苏沐秋自己曾经这么跟他说:“真不知道我的真面目会不会吓到你,我可是很凶恶的。”

 

这更激起了他想一睹“芳容”的好奇心。

也是稀奇。

他想。

我以前怎么就没这么着急看一个人长什么样。

 

然而和兄妹两人相处了也好些日子,每天打游戏,每天同一个餐桌吃饭,苏沐橙还小也就算了,这另一个人未免也太粗神经了。

 

没错,自叶修搬进来后,苏沐秋就展示了他的各项幼稚的试探和骚扰技能。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60)

© 丝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