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弦

宝瑟泠泠千古调,后面一句自己查。*^_^*

【伞修】陌生(三)

#人物虫爹的,OOC我的#

#剧情发展啊剧情发展#

前文戳(一)

 

比如某天,他看到苏沐秋鬼鬼祟祟地走到他面前,一言不合就开始做鬼脸,使劲在他眼前挥手,末了还摆了个开枪的poes,走掉。

叶修:“······”

 

再比如某天,苏沐秋在他面前慢慢踱步。刚好叶修前方有一个镜子,他看到苏沐秋左瞅瞅,右瞅瞅,来到他后面,用手在他头顶比了比,然后突然冲到他旁边对准他的额头就弹了一下!

下一秒,苏沐秋偷笑着跑开。

叶修:·“·····”

他摸了摸额头,哭笑不得。

 

再再比如某天,他刚刚回来,苏沐秋就突然从前面悄声走出,绕到他身后。

叶修假装自己看不见,开始脱外衣。

苏沐秋这时猛地搂了他一下,又偷笑着跑开。

这家伙,力气还挺大。

叶修转了转脖子,心想。

 

刚才好像还在他身上闻到了洗衣粉的味道,他接着想。片刻后,叶修突然意识到过了这么久,苏沐秋和苏沐橙在他眼中已经基本实体化了。小苏沐橙是个漂亮的姑娘,而苏沐秋的面容仍然有些模糊,他有时候会对着这张脸盯上几分钟,却总是得不到自己想看的真面目。

 

不过三个人在一起生活得越久,便越是习惯,苏沐秋已经渐渐不去做那些无聊的小骚扰了,叶修的“演技”也越来越成熟。就像真正的家人一样,吵吵闹闹,性格磨合地也好。叶修和苏沐秋两人在游戏里异常凶猛地抢着boss,默契值蹭蹭蹭往上涨,令一些玩家见着两个人就绕道走,就算恨得牙根痒痒也无可奈何。

 

一次吃饭时,苏沐秋偷偷地往叶修碗里放红烧肉,叶修为了不暴露,只能盯着红烧肉沉默,苏沐秋哈哈笑:“以前一定没人像我这么疼你吧?真可怜。”

 

“是,”叶修回答,“一只筷子夹着一块肉伸过来,这种诡异的感觉我想你是不会懂的。”

“喂,我这么真心诚意地为你夹肉,怎么?不领情啊?”

“领情领情,你最疼我了,真的。”叶修说着,将肉一口塞进嘴里。

然后。

他艰难地咀嚼了几下,艰难地将肉咽了下去,喉咙像是接受了一场洗礼。

“你家盐这是不要钱?”叶修被咸得受不了,他刚刚哑着嗓子说出这句话,就看到苏沐秋心满意足地继续往他碗里放了一堆肉。

“啊?你说什么?继续吃,别客气,我做的。”他笑得愈加灿烂。

叶修:“······”

 

直到那一天,苏沐秋外出买东西回来,没有看见叶修在电脑前打游戏,只看到客厅里的苏沐橙在看电视。

 

“叶修呢?”他左右望了望,没发现人影,转头问苏沐橙。

苏沐橙回答:“不知道,一天都在房间里,也没出来。”

 

苏沐秋放下东西想都没想就到叶修的房间门口敲门,等了一会儿,没得到回声。他想了想,犹犹豫豫地开门走进去。

房间里没开灯,一片黑暗。

苏沐秋摸索着将台灯打开,一眼就看到叶修正蜷缩在床上,也没盖被子,像是在睡觉。

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便走近去瞧,发觉床上的人脸色发红,嘴唇泛白,眉头皱到了一起,身体仿佛还在轻微地颤抖。

苏沐秋偷偷凑上去,试了试叶修放在枕边的手,只觉一片冰凉,又探了探他的额头,挺烫,很明显发烧了。

 

他直起身来,有点无措地抓抓头发,想着家里还有点儿药,便叫着沐橙帮忙,倒腾了一顿,找出了一盒退烧的新药,兑了温水,扶着叶修起来吃下去。

 

此时的叶修正处在迷糊状态中,他只记得自己早上头疼难耐,便接着睡了。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只觉得灯光有点儿刺眼,有人将他扶了起来,喂他吃了药,又扶他慢慢躺下。

原来我感冒了。

他想着,眼皮越来越沉,不自觉地睡了过去。

 

苏沐秋将苏沐橙打发走后,悄悄为叶修盖上被子。他看了看叶修,不知道从哪里萌发了冲动,往叶修的床上一坐,然后躺了上去。

他翻了个身,头枕着右手臂,正对着叶修,心想反正他看不到我,就得寸进尺一点吧。

平时在网游里没有下限的家伙,这么看还挺和蔼可人的。

 

嗯······睫毛有点长,眉毛很好看,头发有点软······

 

苏沐秋抬起左手,摸了摸叶修的头发,然后开始揉,直到揉的乱七八糟才停手。

他也觉得有点儿累了,眼皮有千斤重。他把手搭在叶修身上,就这样睡着了。

 

于是叶修在半夜醒来的时候,先是发现台灯大开着,极为刺眼,随后就看到了面前睡着的苏沐秋。

他感觉一股血流猛地冲上了头顶,瞬间在大脑里爆了炸。

什么情况!?

【未完】

评论(3)
热度(59)

© 丝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