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弦

宝瑟泠泠千古调,后面一句自己查。*^_^*

【伞修】陌生(八)

#OOC预警#

#痛苦的舍弃了原先结局的后续#

#请忽略他们的年龄#

 

天色渐渐地暗下来,风吹过来的时候扬起叶修的头发。他随手理了理,抬眸看着苏沐秋走远,腿却似乎有千斤重,想迈也迈不开。

沉闷。

 

······

苏沐秋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脚步又急又快地往回走。他感到耳边的风呼呼地摩擦过皮肤,声音灌入耳朵。他想停下来,想回头看看,可是心里的灼热感让他控制不了自己。

原来都是可以看见的吗?

他做鬼脸,恶作剧,拥抱,还有卧室里那次,叶修都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在做什么。

不回应,不做声,不说实话。

 

对着他们兄妹几个月,都没有真实可言。

算什么。

 

他飞快地走着,除了风声什么也听不见。就这么过了几分钟,苏沐秋有点儿累,他呼呼地喘着气,风终于将他吹醒了大半。

 

他感到失落,脚步放慢下来,一点一点挪回了家。

 

苏沐橙见他回来,欣喜地迎上去,却看到自己的哥哥顶着乱糟糟的头发,低着头,神色黯然。她眨了眨眼睛,就这么看着苏沐秋挪回了自己的卧室,“砰”一声关上门。

 

苏沐橙吓了一跳,她本来想趴上前听听、或是敲门问问哥哥发生了什么事,叶修去哪里了。但是,女生的敏感却告诉她,不要打扰他。

苏沐橙疑惑了一会儿,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苏沐秋此时正坐在床边,双手抓着头发,并不在意让它更乱一点。

 

他已经冷静了下来。

但是局面好像有点糟糕。

 

仔细想想,沐橙那件事叶修可能真不知道,他毕竟坐在角落里的遮光位置,还带着耳机,这是说得通的。

 

而自己竟然当着他的面说了那样的话。

这种话怎么能说出来啊。

 

苏沐秋苦皱着眉头。

 

他会不会因此就搬走了?

 

正在苏沐秋暗自烦恼时,传来了敲门声。

“沐秋。”

 

苏沐秋条件反射般一下子坐直了,他慌忙之间理了理头发,站起来。

 

“沐秋,你在里面吗?”

叶修敲了一会儿门,没有听到开口回答的声音。

 

而苏沐秋一直站在床边,双腿发麻。

他想去开门,可仿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股力好像将它拖住了,大脑里某个声音说着:“你开了门能说什么?你都已经说出那样的话了,要怎么圆回来?”

苏沐秋拼命地想回复的语言,奈何脑内一片空白。

 

就这么过了些时间,他才狠了狠心,悄悄走过去,可这个时候,门外已经没有了声音。

苏沐秋心里像滴进一滴冰水一般冷颤了一下。

 

他先趴在门上听了听,发现真的没有了声音,才慢慢地将门打开一条缝。

 

没有声音,没有人。

苏沐秋开了门,发现叶修已经不知那里去了。

 

沮丧像洪水波涛一般涌进胸口,喉咙像被噎住一样哽塞难耐。

苏沐秋斜靠在门框上,心情低落地听到自己的肚子不争气地发出了鸽子声。

 

“哟,终于出来了?”

 

苏沐秋听到这熟悉的音调,“刷”地抬起头。他看到叶修正在笑,嘴里还叼着一根烟。他朝他走了过来,并随手将烟头掐灭,扔进旁边的垃圾桶。

 

“我刚刚去买烟了,对不住。”叶修朝手心呵了一口气,站到苏沐秋面前,他拿出了一个很正经的准备道歉的表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沐橙那事······”

 

苏沐秋自动屏蔽了这句话,他冷不丁地开了口:“叶修,我饿了。”

 

正挖空心思准备好背完道歉词的叶修愣了一下:“嗯?”

 

苏沐秋抬头看着他的表情,觉得有点好笑,便又重复了一遍:“我饿了。”

 

下一秒,苏沐秋就毫无防备地被叶修拽过去抱住了。

怀抱很温暖。

有淡淡的烟味从他的身上传来,不会觉得呛人,似乎还有点儿安心。

 

苏沐秋的心猛跳了一下,他睁大眼睛,轻轻戳戳叶修的后背:“喂,你听到我说的是什么了吗?”

 

叶修闭眼拥着他,右手抬起来,顺了顺他后面的头发:“听到了。”

“那你······”

“让我抱一会儿。”

 

苏沐秋轻抿嘴唇。

 

“之前一直都瞒着你们,开着玩笑,有点儿过火,对不起。”叶修的语气很轻和,他放低了声音,话语溜进苏沐秋的耳朵里。

“就因为过火了,我连主动抱你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终于不用瞒了,挺好的。”

 

叶修的声音含着笑意,他将怀里的人扶起来,上下打量了一下。

然后。

在那个似乎有点儿冷的黄昏,在那个只开了一盏灯的公寓里,在隔壁房间苏沐橙偷偷的注视下。

 

叶修吻了苏沐秋。

 

【完】

其实我的原结局是这样的:

 

苏沐秋无法逃开车祸的命运,但没有领便当,待苏沐秋回来,大家都已经变了很多。然而因为车祸伞哥得了和叶修一样的病。他回来,当年一起打游戏的人,陶轩,叶修都已经变得透明。这个结局还在前文留了点伏笔,就是伞哥问叶神如果熟悉的人也忘了会怎样那个。

但这个结局我也没编下去OTZ所以只好改了。

评论(6)
热度(22)

© 丝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