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弦

麻利点
产粮随缘

【也青】一本书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题记
“老王,你是不是看了那本书了?”——诸葛青

日常发糖,喜欢甜甜甜。

青就是应该被宠!!【掐着腰说jpg.】

ooc我的。

“你这是到哪儿找这么个地方?”

 
王也稀里哗啦地掏出一把钥匙,放眼皮底下找了半天才把门开开。诸葛青跟在他身后进去,四下里一打量,脱口就是一句。

“您就别操心这么多了,”王也道,转过身低头去拿他的行李箱,“行李给我吧。”

 

“嚯!什么啊这么重!你这哪儿是跟我出来玩啊,这是要久居的意思吧?”王也一提行李差点把腰给闪了,行李箱猛地磕在地上撞出有点惊人的声响。

“啊,你这一说我还真有这想法。”诸葛青弯了一下眼睛,胳膊搭上王也的肩膀,歪头去看他,“怎么样,也总,考不考虑?价钱好谈。”

王也听到他这话猝不及防地呛了一口唾沫,咳嗽了好几声才缓过来。

 

“哎哟,”诸葛青假装一蹙眉,将胳膊收了回去环抱着站在一边,咧开嘴,“老王你行不行啊。”

“你少拿我开涮!”王也对着他的腰拍了一下。

诸葛青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轻轻一用力,像拎东西一样打了个转把王也往前转过去:“怎么还动手动脚的。”

“天地良心,动不动手先不说,我啥时候动脚了?你这家伙故意的吧。”王也呲了下牙。

“嗯?老王,你说实话,手感可好?”

“我谢谢您,快过去吧。”

 

王也盯着他进了房间后才“啧啧”了两声,心说真难伺候啊这狐狸。

不过手感真挺好的。

他偷偷想着。

 

这时候夏天还没过去,天儿仍是保留着小热的光景。虽说昨天下了点儿雨有点南方湿漉漉的气质,但总归是透着一股奇妙的枯热感,秋天的影子倒是一点都没触碰到。

哎,北方。

诸葛青这次刚来北京也没多久,不等得上飞机就提前给王也打电话,叫他赶紧帮忙找个地儿,不然两个人去宾馆的话处处透着暧昧招摇的味道。虽然他们俩这次本来就是冲着“不正当”理由约的,但细细想来还是觉得要保留一点表面上的平静无波。毕竟啊,他们两个这还是第一次以这种名义住在一起,两个人看似都是经历了大风大浪的过来人,其实心里还是慌得跟大风大浪似的。只不过两个半仙外表隐匿能力很强,彼此都看不出来对方的招数,倒是保留了一点神秘感,也不至于尴尬。

青还好说,怎么也算撩妹的国手,各项技能一应俱全,对付也总虽然没怎么赢过但是还是有点经验的。不过也总一常年出家寄身道观的神奇富二代北京爷们,有时还真不好判断他这方面的能力。

不过目前看来,没让人失望。

当然,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有些东西也不得不准备一下。

 

北京这会儿仍是旅游高峰期,好地段不好找,幸亏王也从亲爹手里要了点小特权找到这么个好去处。偏静的方位,有林子像个小度假村,离商圈又不会太远,想出去嗨还是想种菜随你来,反正一个大别墅就两人,租价什么的倒不是问题。

为了这么个人,来这么一趟,真是操碎了心吶。

 

王也一屁股压上沙发,瘫了上去,长吁一口气。

不过人生在世,花点心思享享乐,其实也挺妙的。

他边闭目养神边想着,突然觉得旁边沙发一陷,顿时明白诸葛狐狸坐到边上去了。他心里有点打鼓,不知道这门精儿的人想要干啥。于是他就接着闭目养神,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睡过去了的样子,两只手交叉着手指放在肚皮上,只是有点刻意的呼吸出卖了他。

 

王也等了好一会,还是没等到动静来。他微有疑惑,心想不做什么实在不像诸葛青的作风。于是鬼使神差地,他闭着眼睛,左手从肚皮上移开,向身旁那位坐的地方摸了摸。

人没摸着,倒耳朵很灵地听到旁边传来仿佛从唇齿间压住的轻轻一笑。

这是没憋住笑出来了吧。

有什么好笑的?

王也突然有点气闷,他左手迅速往旁边一伸,终于没有摸空。他摸到了诸葛青似乎是故意递过来的手背,骨节分明,手型很好,就是有点凉。

本来就已经够白了,又苍凉反而多了些病气。

于是王也就没在继续和他胡闹了,睁开眼睛抬起诸葛青那只手就放在手里搓了搓,然后用力一握,轻拍了两下。

 

“哎哎哎,摸就摸,怎么还打上了?”诸葛青竟然一直在旁边坐着看书。他一边举着一本不怎么厚的不知道是讲什么的书,一边偏头笑。

不过他说着说着就把书合了起来,放到了沙发一边,用左胳膊挡住了。

王也眼神贼好,他目光顺着诸葛青手中的书滑过去,最后不露痕迹地滑回他握着的青的右手,又拍了他一下,然后把手推回青的身上。

“打是亲骂是爱,没听说过?”他嘴角一瞥,笑,眼神又不由自主地移向那本小薄书。

 

“听说过,听说过,受不起,受不起。”诸葛青低头一勾嘴角,拿起旁边的书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你说你,现在说话怎么快跟我一个调了?”

“怎么,不喜欢?”诸葛青本来打算走,听到这话偏头一乐,“被你带的,毕竟,人都是你的······不喜欢就算了。”

 

“哎哎!没,没······啧,你这人。”王也拿他无可奈何,想着下次要怎么对付诸葛狐狸的各种小心思和套路,以免被他给狡猾地带到沟里去。

不过诸葛青竟然这么努力、好学、勤奋地在度假二人游的时候读书,真是令人尊敬而琢磨不透。

 

而他那沉甸甸地箱子里估计带的是他出门要换的各种衣服,还有南方极其细致的日常用品工具,也总虽然嘴上对大行李表示震惊,其实早就了解诸葛青平时是这样精细。但多出来一本格格不入的书确实有点儿可疑。

接下来的时间王也闲来无事在房间里溜达了好几圈,溜达到楼上两人住的地方,看到诸葛青已经在里面待着了,他竟然还在看那本书。

房间里的窗户开了一条缝,有小风从屋外吹进房间,略过诸葛青身旁,把他的头发给撩了起来。尤其是背后束着的细细的一条小辫子,也随着风轻轻动了动。他此时身着白色短袖衫,配合着打在地上的阳光,真是一副好景象。

门原本就没有关,王也一边偷偷靠在一旁的墙边往里偷瞥着,一边想老青认真看书做学问的样子其实挺招人喜欢的,安安静静,像个没什么心思的少年人。狡猾的心思让平时的他看起来太老成了,哪像是比自己小好几岁的样子。

就是感觉还少一副眼镜,带上一副眼镜的话估计······

算了,那样更看不着他的眼睛了。

 

王也又往里面探了一眼,然后悄悄退回去。

所以这家伙过来也一直不跟我说点什么,倒是拿着本书一直看个不停。当年一遇见一个小姑娘就去说两句,咋的,现在好不容易关系都确定了你怎么不理理我呢?

王也叉着腰在房间外站了一会儿,有点儿怀疑人生。

 

“老青啊。”

不管了。

王道长一挥手,去他的尴尬,先琢磨着把饭吃了吧。

“嗯?”诸葛青听到声音第一反应先是站起来,第二反应是将手里的东西迅速一合往旁边的抽屉里一塞。

王也眼尖把他的一系列动作看了个清清楚楚,心里疑虑慢慢向上累加,但他还是不动声色地朝青摆了摆手:“下去吃东西吧,你不饿吗?”

诸葛青倒是一点恐慌的态度都没有,像个没事人似的走到他身边,顺势一把搂过王也的肩:“也总今晚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烤狐狸。”王也非常敷衍地一拐肩膀反抗,然后任由诸葛青的胳膊就这么绕着他的脖子,两个人相互绊着往下走。

“真不留情面你。”诸葛青掐了一下王也的胳膊。

“撕——疼,”王也道,“这句话我留给你。”

 

诸葛青哈哈一笑:“老王,你说人家都卿卿我我甜蜜的跟什么似的,怎么我们两个总是在互怼?”

王也偏头看他:“互怼?我们俩?”

诸葛青也稍稍蹙起眉来歪头假装想了一阵子:“啊,难道不是吗?”

王也继续道:“甜蜜?人家?”

诸葛青说:“其实当时我和我的女······”

王也:“你也想要?”

 

诸葛青一愣:“啊,我······”

 

没等他说接下来的话,王也就顺着他搭在自己肩上的胳膊一拉一拽,左臂环上身旁人的肩,右臂勾上这人的膝弯,直接打横把他给抱了起来!

诸葛青:“······!?”

诸葛青一时竟然慌乱得语无伦次:“喂,喂,我说,我就说说,你要不要这么直接······”

 

两个人还在楼梯转弯处,王也把人往上微微一抬确定稳了之后,开始步伐稳健地下楼梯:“行了,甜不甜蜜?”

诸葛青刚刚还在慌乱之中,现在直接被他这一句给问笑了。

“王道长谈恋爱都是这么直接吗?”

 

“啊,我这人在这方面最不会的就是拐弯抹角。”王也脚步一顿,低下头去看他,眉毛轻轻往上一挑,“不像你这狐狸,有这么多花招。”

 

两个人身量没有差太多,但是感觉竟没有很奇怪的样子,诸葛青在王也低头的同时也抬头去看他,这一看竟似乎听到了越来越明显的心跳声,两个人贴得太近了,竟不知是谁的。房子开着冷气也没法消低这慢慢升腾的热度,王也感觉眼前氤氲一片,脸颊接触的空气都开始升温,还没等他接着反应,下一秒,就直接被怀里的人用胳膊环住了脖子。

 

王也整个人开始往要炸了的方向发展。

他一边骂天气怎么这么热,一边微抬下巴,眸子低下去看诸葛青弯着眼角的笑。

诸葛青开口道:“什么叫我有那么多花招,比不得你上来就是打横一······”

 

诸葛青这次又没来得及说完,王也便低下头堵住了他的嘴。

 

······

得。更直接了。

诸葛青不自禁地开始回忆刚刚的感觉,心道老王可以啊,技术挺好,也不知道他平日一个素素静静的道士是怎么学会这些的。

水龙头哗啦啦地开着,他把已经洗好的一些碗拿起来用抹布擦了擦,摞起来放到一边。

然后,一只手把最上面的一只碗拿了起来,举高边看边说:“可以啊,没想到你一个大少爷还会做家务活。”

“让我这么个大少爷一个人在这洗碗,也就只有你了。”

“我一糙老爷们儿可比不上你,”王也把碗放回去,在他身后溜达,“不过我似乎找到些门道了。”

 

“说来听听。”诸葛青笑,手里的动作不停。

 

然后他就被伸过来的两条胳膊从后面一把抱住了腰。

诸葛青浑身一僵。

王也两只手指交叉着,慢慢抱紧了他,把下巴慢慢蹭到诸葛青的右肩上,把青的衣领蹭开了一点,露出里面有点苍白的肌肤。王道长闭上眼睛说道:“腰很细。”

 

“你就不能委婉地发挥一下吗?”诸葛青拿脑袋碰碰他的头。

“身段真好。”

 

“······再委婉点儿。”

“我喜欢。”

 

“······”

 

“够了么?”王也睁开眼睛问他,“甜吗?”

诸葛青:“······”

诸葛青:“齁死我了。”

【未完】

【写多了,两次完结吧。。。】

青是我的!!!(掐着老王的脖子吼道jpg.)

评论(21)
热度(1045)

© 丝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