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弦

麻利点
产粮随缘

【也青】一本书(完结)

#接前文,ooc我的

#继续甜,以及。。有一种在写蜜月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前文戳→这里

 

 

王道长一听这话顿时笑了,他的手沿着诸葛青的右臂顺过去。

 

这狐狸洗碗的时候颇有点贤妻良母的架势。白色的短袖衫溅了点水上去,一溜长长的头发温温顺顺地束着,靠搭在他的后背。他微微一弯腰束着的几缕长发便散了下来,摇晃在白衫旁,飘摇在空气间。

他的手臂肌肉很结实,平时的偏瘦像是在故意扯谎一般,不仔细看就会被障眼法骗过去。王也原是想帮他洗洗碗,结果右手刚浸水便禁不住抚向那骨骼分明的手背,然后,手心慢慢将其覆住。

诸葛青停下手中的动作。

王也的手心有些粗糙,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薄茧的存在。

 

“老王你要是不帮忙就先出去?”诸葛青笑问他。

“其实我就是想问······”

王也在心里念叨了半天,话说一半,又闭上了嘴。

“问什么?”

“没什么。”

 

“我倒是有想问的,”诸葛青目光移向王也覆在他右手的手上,“您这是打算齁多久?”

王也一听这话其实下意识地想把手收回来,然而大脑转了行动还没收到指示,便被诸葛青反手扣住的手腕。

水花瞬间溅了出来。

 

“哎······”王也并没有回过神来,对这一系列翻转动作表示茫然。

然后,他就听到诸葛青含着轻笑的声音。

“还有更齁的。”

 

身前的狐狸转过身就吻上了他的唇。

软。

柔。

温。

心跳加速在火焰里,狂热却没有疯狂跃起,反而是沉静到极致的情意就这么在空气中挥散开,不妖不艳,似乎在花丛中奔行。香气一点也不腻人,总是慢慢吞吞地探试心窝,最后将整个人环住,成全一个拥抱。

王也的脑子成了一团浆糊。

 

过了些时间,他才清醒了点。

他想,不对啊,我们两个人才刚刚到这步,怎么就已经饥不可耐了?刚来就同居,没事就拉手,过几个小时就抱一下,抱就抱吧我还没忍住给他整了个公主抱······吻随时上仿佛不要钱,啊也确实不要钱。

不过······

这样下去还得了?

 

得了。

下一秒王道长就打了个哈欠。

以前做道爷修得满身清苦,连气息都如同浸了碗中药,人人道他一看便是出世的修行者,不染红尘,不沾烟火,拂一拂袖也能带出来几分仙味来。久而久之,连他自己都觉得感情这事是可有可无的人生浅淡附属品。所以看诸葛青撩妹的时候,总有一种“啊这种事我八百年也学不会”的感觉。结果如今观望这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他想,没被狐狸看不起拿这嘲笑我,值了。

折腾完那堆碗诸葛青又不知何处去了,王也觉着十有八九是在卧房里。他没上去,他计划着等诸葛青出来洗澡时自己偷偷溜上去,看看能不能找到点什么。

 

王也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和那本书过不去,可能是日子太顺往颓废的方向走,他不找点儿事干就闲不太住。

 

一刻钟后,诸葛青果然从楼上下来。他慢慢扶着楼梯扶手趿拉着拖鞋一级一级地下,并看向瘫倒在沙发上的王也。

“在干嘛呢?”他问。

“惆怅。”王也拉长了声音,又打了一个哈欠。

 

“要不上去睡觉吧。”

“嗯,正有此意。”王也假装点了点头,两只手往自己脸上拍两下提神。他脑袋没动,眼珠子倒是往诸葛青那儿偏过去。

啧,短袖短裤,挺居家啊。

 

“您这是······”

“我去洗个澡。”

 

诸葛青下了最后一级台阶,他先转头给了也总标志性的弯目一笑,说着就脚步一拐向浴室,侧身之时抬起右手将背后的辫子托捋到身前,然后,将束发的头绳就这么顺了下来。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非常流畅。只是明明很正常的一件事,却偏偏被王也砸吧出如波汹涌的妩媚劲儿。当真像只勾魂的狐狸,缓缓一笑微微一动别人就被他牵着鼻子走,还是死心塌地心甘情愿地被勾去魂儿,万不去想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失去束缚的长发就这么从那人的手指间落了下来,散到身后,随着走路的节奏慢慢晃动着。道长的眼睛被鬼使神差地黏在狐狸身后,一刻不离,直到诸葛青走到浴室关上了门才得以回神。

 

王也感到脸上火烧火燎,他用手一摸,热。

烫。

连这种事都能脸红得起来?!

王也很是郁闷,觉得自己这样倒真像是八百年都没碰过美色的可怜人,现在犯痴了,丢不丢脸?

 

他深叹一声,还是打算去房里翻找翻找,闲着也是闲着,去满足一下好奇心。

毕竟你人都是我的了,偷偷摸摸地干啥。

当然我们的也总这么想的时候并没有觉得自己也在偷偷摸摸。

 

王也进了房间,打开顶灯,直奔下午诸葛青塞书的地方。

他想你这狐狸这下总该让我逮着尾巴了吧。

结果他刚这么想完,刚把横在桌边的往旁边一拖,抽屉还没碰到呢,就听到:

“啪!”

 

一片漆黑。

谁把灯给关了?!

 

“啊,跳闸了。”

诸葛青不睁眼也说着瞎话,他自然地像没事人似地道。

 

王也猛地转过身,瞪大眼睛去看。他看到房间外的灯光勾出的狐狸轮廓来,一头散发在灯下看着倒是明显。这家伙倒挺迅速,瞬间便转进房间关上门,但没有关紧,留了一点儿小缝给灯光。

一条细细的幽黄光芒打到地上,勉勉强强给眼睛一点空间。

诸葛青若无其事地晃进来,没有说话。

王也在原地待着,也没有说话。

 

两个人仿佛心照不宣一般。其实不用那点光王也也能感受到诸葛青的移动方位,黑暗中沉默的氛围有点神秘,王也看着诸葛青的身影掠过他来到桌子前,弯下去,拉开抽屉。

诸葛青把那本书哗啦啦掏出,在寂静的黑暗屋子里发出挺响的动静。

 

王也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盯着诸葛青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心想这家伙看来还想这么一声不吭若无其事地走出去。他瞅准位置,数着秒数,没多说话,干脆利落地伸腿一拦——

诸葛青一下子还真没想到,被猛地绊了一跤直直向前摔过去。

 

王道长眼疾手快一下子就把人给拽过去拦腰搂进了怀里。

但这个姿势甚是诡奇,诸葛青都快要半仰倒在地上了,偏偏头椅在王也的左胳膊上,双腿弯曲勉强撑地;王也则是手忙脚乱又似乎蛮有章法地整个缠着他,俯身半蹲,右手紧扣住诸葛青拿书的左手手腕,两个人以一种微妙的力度保持着平衡。

 

“怎么上来了?”王也先带了半分幽幽的笑意。

“忘东西了。”诸葛青平静地道。

 

“是这个?”王也朝那本书一扬下巴。

“唔······”

“敢说不你试试。”

 

诸葛青笑了:“这么霸道啊也总。”

“别转移话题。”

“那我要是说‘否’呢?”

 

“嘿,我······你这狐狸一天不挨揍是不是就皮痒痒?”

王也不打算跟他瞎磨了,松开诸葛青的手腕想直接把那本书夺过来。结果诸葛青更快,直接把那本书往背后一扔,丢到了房间的黑暗角落。

 

一来一往,他的头发悠悠蹭上王也的手臂,又柔又痒的触感激得王道长一愣神,直接忘了去接,回过神来的时候书已经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

 

“你看的啥呢?给我也看看。”也总终于忍不住开口问,带了半分“阴险”的笑,一撇嘴露出牙来。

 

诸葛青本想起身,刚一抖动就被王也按回去固定住肩膀,他一弯唇角,开玩笑似的道:“老王,你着什么急啊。”

 

“急?”王也怔了半秒,“着什么急?”

“不着急就好。”诸葛青继续道。

 

“再卖关子就揍你一顿。”

“别别别,你先出去,出去。”诸葛青额头冒了点汗,还是面带微笑道。

 

好说歹说总算能站起来把王也哄走了,诸葛青开了灯,掐腰站在房间中间环视一圈,寻找最适合的位置。

不能太刻意,不能太隐匿。

他目光一转投向一处,眼睛一亮。

有了。

 

而王道长当真非常听话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等,估计确实是困,他又打了个哈欠后就双手交叠在肚皮上睡着了。虽然睡的时间不长,十几分钟,但醒来却发现有人给自己搭了条毯子。

王也捏起毯子一角笑了。

这狐狸。

 

空调屋其实还是有点儿凉的,王也把毯子掀开放在沙发一边,想了想又把它叠起来搁在身旁。他看诸葛青还没洗完澡,心想我这次再上去总归是没事了吧,找不到难道我还不能自己算算?

王也第三次去了阁楼卧室,这次他刚走到房间门口还没开门就算了出来,所以他推开门看向双人床的目光足够五味杂陈。

怎么还藏床上了?太没新意和挑战性了这也。

 

那本书像是感知到一般,自己从被子里飞了出来,被王也接到手中。

就这?

这什么?

王也抑制不住满满的好奇心,他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狐狸看的东西是什么样的。这种感觉的神秘之处就在于能慢慢了解所属于自己的人的完整全部,与以前爱咋咋地的心态果然是不同了。

不过。

这玩意儿······啥?

王也翻开前几页,满头问号。

睡觉时看的小漫画?诸葛青会喜欢这种东西?童心未泯?

 

王也又奇怪又微有不屑,却还忍不住接着往下翻。

 

不翻不知道。

 

他眼睛倏地瞪大,书差点砸到脚上,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这······

 

 

 

 

古有美人出浴,今有狐狸勾魂。

 

王也原本是平平静静自在安然地躺靠在床头,忽听见房门开合响声,他不自禁地转头望去,就看到了这只出浴的狐狸。

 

诸葛青走进来的时候身着一溜薄的浴袍,下身宽大短裤。浴袍被他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胸前大敞着,看起来也没大有要遮遮掩掩的意思。他头发未干,发丝湿漉漉似乎还在滴水,水滴在浴袍上,另几滴顺着脖颈淌下去,将颈边几丝发服服帖帖地附顺在白皙皮肤上。背后的长发一半被捋到肩上,发端落在浴袍;另一半散在背后,每走一步都摇曳晃动。

水汽,雾气,火热。

白皙,柔顺,温存。

 

诸葛青朝他走过来的时候满是笑意,无所言语,眉眼先弯了三分,唇角又勾起半寸,似是将言又懒于口舌,将倦又颇有心力。胸口白花花一片坦荡,肌肉结实有力,不由分说地直逼王也的眼,

 

房中灯光打在他身上,整个人仿佛是从天上下来的,映出的笑哪像是个凡人的模样,

“嗯······”

王也呆愣半晌,心道干什么啊这是。

我还俗了。

我是还俗了。

但瞧这情况,我至于这么快就沦陷狐狸窝么?

 

诸葛青没躲避王也的目光,反而和他对视着走到床边坐下。诸葛青先背对着王也待了一会儿,不用回头他也能感受到王也落在他身上的直愣愣的眼神。

等到他回过头,就看到王也自顾自地叹了一口气。

“唉。”

 

“怎么了?”诸葛青问道。

 

“没什么,”王也低头挠了挠手背,“突然觉得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这狐狸。”

 

诸葛青笑起来:“我还以为您神通广大吶。”

“是啊,神通广大,”王也道,“偏偏降服不了你。”

 

“这怎么说?”

“你看啊,你打不过我是不是事实?”

“嗯,对。”

“你向我服过软是不是事实?”

“嗯······虽然不太想承认。”

“你把我勾走是不是事实?”

 

诸葛青听了这话一怔,随即笑了:“老王,错了,不是我把你勾走。”

“那是?”

他看到诸葛青突然向前一探身,趁他没反应过来时飞快把手伸到他的身后。

诸葛青探到他耳边,轻轻呼出温热气息,令他的耳廓一阵绵痒:“是你的美貌把我勾来了,道长。”

 

一字一顿间,笑意溢了出来。

 

王也的头发散落满肩。

他看着诸葛青直起身来,右手向上一抬,抖落开他的头绳。

 

“我可说错了?”诸葛青眼角微弯。

 

王也顿了几秒,胸中一热,一把拽过诸葛青,将这狡猾的狐狸压到了床上。

床的柔软度刚刚好,诸葛青的头发还没有完全干,微湿的发几缕贴附在枕头上,另几缕依附上侧面脖颈。

脖颈比女孩子还要更白嫩些,喉结轻轻一滚动,便带起光洁皮肤的拉扯来。

还有背后已经脱去束缚散开的长发,被压在床铺,零落几缕。王也伸手撩起几分发丝,看着它们慢慢从指缝间滑落,他幽幽地道:

“老青,你可以啊。”

 

“你也不赖。”诸葛青回道。

 

“说吧,看了多少?”王也问。

 

“你也看了吧。”

 

王也笑了两声:“估计没你看得仔细。”

 

诸葛青也笑:“老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可听说过?”

 

“当然,不过,还有一个词。”

 

“什么?”

 

王也俯身将手臂撑在诸葛青的头顶,轻轻揉他的头发,笑道:

“金屋藏娇。”

 

下一秒,他就堵住了狐狸的嘴。

诸葛青双目顿时睁大。

片刻后他闭上眼睛。

 

 

他感受着王也肆意却温和的气息。这个人真是个奇妙的结合体,明明平时看起来懒散而不着调,骨子里却透着出奇的稳重和温柔。你靠在他身边就如同靠了一座山峦,寒霜瞬间抖落,满眼的青草暖阳。这暖意一半在他头顶的手心,一半在两人的唇齿相依。

 

诸葛青搂住他的脖子。

 

 

 

······

夏天的夜倒是晴朗。

 

王也搂着诸葛青,没什么睡意,却觉得心里满满荡荡,似乎一生所求都装在这夜里了,搁到他的心上。

他看到两人的长发纠缠在一起,扯不开,也不想扯开。

这辈子估计都扯不开了。

 

“还不睡。”

正想着,身前的狐狸就闭眼拍了拍他的手臂。

 

“你不也是。”王也回道。

 

“算了,随你吧,反正明天也没别的事。”诸葛青闭着眼睛笑起来。

 

“当初是谁说和男人一起睡过敏来着?”

“骗老马的话你也信?”

“人可被你害得挺惨。”

 

诸葛青沉默。

“王也,你知道我羡慕你什么吗?”

王也望着他。

 

“我羡慕你没那么多心思。”

 

“老青······”

“你是术士,我也是,”诸葛青闭眼淡淡地道,“但我比不上你。”

“······”

“我也不打算去争什么了,”他突然睁开眼,笑,“毕竟,你是我的。”

 

 

 

王也紧紧把他搂进怀里。

他摸着狐狸的头发,自己都觉得实在太小心翼翼太温柔了。他说:“睡吧,别多想。”

 

诸葛青感到周身全是安稳的气息,他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念道: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也可以了。”

 

如果。

 

千回百转,才遇到这样一个人,此生不易。

 

【完】

 

你们难道不觉得两个长发男人在一起很性感吗x

 

 

 

评论(19)
热度(594)

© 丝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