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弦

麻利点
产粮随缘

【也青】表个白怎么就那么难呢(二)

校园paro  ooc,

诸葛青的心酸恋爱史x【误】

瞎写的小甜饼,应该会一直更下去(最起码要把白表了),大家看个乐呵就好ww

前文戳(一)

 

【老王】

    

“王也。”张楚岚叫道。

“哎别见外,叫老王就成。”王也喝了口随身带着的茶水。

 

“啧,老王吧,听着有点儿······”

 

“噗——”

王也一口水喷到旁边,咳嗦了好几声,差点没缓过劲来。
    “叫老王!不是老王八!”他喊道。

 

【没看见】

 

    张楚岚没敢说话,举起手朝王也喷水的方向指了指。

    王也缓缓缓缓转过头。

 

    诸葛青微笑着站在那里,校服裤子湿了一片,上面还沾了点茶叶渣子。

     

“真巧啊诸葛兄弟。”王也哈哈笑了两声,右手顺便抹了把汗。

 

【早知道就闭嘴】

     

    待诸葛青走后,张楚岚才如释重负地吁了一口气。

     

“成吧老王,其实我就想告诉你,诸葛青脖子上那······那口红印啊······”张楚岚也边说边喝了口水,就当给自己壮胆。

 

“诸葛青脖子上······有口红印?”王也惊愕。

 

“噗——”

张楚岚没忍住,喷了王也一脸。

王也闭上眼,眼皮轻轻抽搐,感受着水从自己鼻梁和侧脸颊慢慢滑下的清凉。

 

“靠!”

张楚岚欲哭无泪。

 

【被逼无奈】

 

“其实是我们俩早上遇到了个妹子。”

“哦。”

“那妹子比较热情。”

“嗯。”

“诸葛青没留意就被她抱住那啥了一口。”

“······”

 

“你跟我说这些干啥?”王也哭笑不得地抽了点纸巾继续擦脸。

 

“······”

“我吃饱了撑的行了吧!”

张楚岚将头往桌子上狠狠磕了一下。

 

 

【座位】

 

诸葛青他们学校并不会给学生安排特定的座位,学生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选择同桌和前后座的同学。如果你想认真学习听课,可以坐在前排让老师记住增加被提问的机会,如果你喜欢看风景可以坐在窗边,如果你已经参透人生只想回归梦境可以坐在最后一排打鼾。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你要能抢到自己喜欢的位置。

诸葛青同学是个例外,他一向没有同桌。

 

为什么呢,因为全校女生暗暗定下的那个约定。

这约定都飘到张楚岚耳朵里了,他一向保命为上,每次只坐在诸葛青的前面,顺带提醒每一个不知情的新来的妹子。

 

啊,还有男孩子。

毕竟,少一点危险算一点。

 

诸葛青虽然经常因此怀疑自己的人缘问题,但时间久了也多少猜出一些。幸好他不太在意这种事,平时也一个人来往习惯,自己独占两个位置反而觉得宽敞舒坦。

然而今天。

 

“你好啊诸葛老兄,我看你旁边没人,今个儿就坐这儿了。”王也把书包从肩膀处拿下放在桌上,转头对诸葛青笑。

 

 

【你们聊】

 

诸葛青的喉咙一时有点发紧,他悄悄吞了一口气,喉结微微一动。

 

他立马在心里准备好了十几句答复的话。他从这些话里精挑细选好不容易挑出一句看起来平静从容的,刚要张嘴:“那个,当然······”

 

“哎,老王,过来!我跟你说······”张楚岚突然回过头。

“······”

诸葛青瞪他一眼。

 

“没事,你们聊,你们聊。”张楚岚灰溜溜地把头转回去了。

 

“???”

王也一头雾水。

 

 

【点名】

 

“下面开始点名。”讲台上,年过中旬的老师拿起点名册,轻轻将眼镜往上一推,说。

诸葛青有点烦恼地看老师一眼,又看了旁边睡着的王也一眼。

 

王也好像每天都没什么精神的样子,走路慢吞吞,说话懒洋洋,眼底的黑眼圈从第一次见面时就在,到这个时候也没消退。

可是······

诸葛青不解地想,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他好看呢。

 

“张楚岚。”

“到。”

 

“张灵玉。”

“到。”

 

“风莎燕。”

“到。”

 

“陆玲珑。”

“到。”

 

“王也。”

“······”

 

“王也!”老师抬起头将声音提高了八度。

 

“到。”

诸葛青低头,将声音往下压一压,尽力模仿出王也的声线。王也看来睡得挺熟,老师高八度的嗓子也没吵醒他。他砸吧两下嘴,将脸朝向诸葛青那边,歪得更舒服了一些。

诸葛青笑着叹息一声,两只胳膊交叠,将下巴垫上去,盯着面前的人看。

 

确实是好看呐。

诸葛青眉眼挂上有点迷恋的笑。

 

【心跳】

 

王也还在睡,而且很不老实地往诸葛青那边挪。

诸葛青有点慌,王也挪一寸,他就往旁边挪两寸。王也的气息在空气中游荡,可能其他人感觉不出来,诸葛青却能真真切切地体会到。比如说他现在,就觉得温度在慢慢上升,一边灼烤着他的脸,一边燎烧着他的心。小火苗开始在心里撺掇,顺着他的血管将振动灌输全身,直到指尖轻颤,也不停息。

 

他悄悄将手放在心口,按一按,只觉那里跳得厉害。

像是有什么按捺不住的冲动。

 

还没等诸葛青回神儿,王也的左手就很不老实地伸了过去,触碰到他温热的指尖。

诸葛青触电一般把手缩了回去,指尖瞬间麻痹。

 

悠悠的呼吸,燥热的心。

要了命了。

 

【罚】

 

“诸葛青!诸葛青!”

“······到!”

“干什么呢?叫你好几遍也不答应?”老师不满,本想继续点名,却觉得哪里不对,“等会儿······刚刚你是不是帮别人答到了?”

 

“我······”

诸葛青张口结舌。

 

“给我出去站着。”老师非常不客气地对着门口一指。

 

班里的女生和一部分男生们齐刷刷朝诸葛青望去。女生们叽叽喳喳小声谈论,夹杂对老师的怨恨和对青仔的不忍与同情;男生们开始幸灾乐祸地笑,个个脸上都带着“诸葛青你小子也有今天,谁让你老跟我们抢妹子,遭报应了吧”的表情。

诸葛青平日一向是成绩优异,听话懂事的好学生,耳朵里进的全都是老师给的赞美鼓励,不曾挨过罚。这突然发生的事件让他有点小失落,他站起来,心里不住叹气。

 

结果没等他迈步,旁边的王也竟也慢悠悠地站了起来。

 

“老师,是因为我刚刚想睡觉,这才让青帮我答到,我的错。”王也的声音还带着刚睡醒的含糊感,但语气却十分正儿八经。

诸葛青看向他,怔住了。

 

“要罚的话,连我一块儿。”

王也说。

 

【嘭!!】

 

这种感觉到底怎么形容呢。

诸葛青站在走廊里,倚着墙壁思考。

其实他现在根本思考不出个所以然来,从刚刚王也站起来的时候,诸葛青就觉得,自己一时半会儿怕是爬不出这个坑了。

 

王也此时站在他旁边,左腿微弯,脚后跟抵在墙上,右腿伸直支着地面,双臂环抱交叠在胸前。他抬头望着天花板,正在出神。

诸葛青偷偷瞥他一眼,目光没敢多停留,几秒后便移了回去。

 

窗户大开着,长长的走廊通风性很好,温度在下降。

“啊嘁。”诸葛青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要么?”

 

诸葛青疑惑地看过去。

王也将自己身上的一件外套脱下来,伸开胳膊递到他面前:“我穿得多,你披上这个。”

 

“······”

诸葛青其实不冷,只是鼻子有些痒。但他没有拒绝,将衣服接过,轻轻道了声:“谢谢。”

 

他把衣服披在肩上,那一刻,他觉得空气里到处都弥漫着王也的气息。

 

明白了。

诸葛青嘴角偷偷挂上笑。

 

这种感觉,叫心花怒放。

 

【早】

 

“哟!诸葛老兄!早啊!”

王也骑着自行车从诸葛青旁边经过,跟他笑着打招呼。

 

诸葛青微顿,将自己的声音调整到一个合适的音色:“早啊。”

 

“快迟到了,你怎么还不紧不慢地走啊,来!我带你!”王也停下来,转身拍了拍车后座。

 

“······”

诸葛青觉得自己需要一瓶速效救心丸。

 

 

【我的好兄弟】

 

我的名字,叫张楚岚。

我有一个兄弟,叫诸葛青。

我的这个兄弟,不但是个贼厉害的术士,还是个学霸,不但是个学霸,还是个万人迷,不但是个万人迷,还是个情场高手。

 

不是我吹,任何情场高手在他面前都得低头拜服,任何撩妹能手在他面前都会甘拜下风。他平时狡猾聪明得像只狐狸,你看我,我就是常常被他整的那个。

 

可这几天,我真心觉得他是吃错药了。

 

就比如今天早上,他来得晚,一副失魂落魄(?)(反正我是觉得他跟失魂了似的,虽然一直在笑)的样子,我问:你今天早上是撞邪了吗?

 

他回答:

“没啊,我今天就是起得晚点,刷了脸洗了牙后······”

 

“你能不能把舌头捋直了再说话!”

我咆哮道。

 

 

【明白人】

 

“诸葛青,你上来把这道题解一下吧。”

 

“嗯。”

 

“张灵玉,你解这道。”

“好的老师。”

 

诸葛青和张灵玉在全班女生含有尖叫惊呼的目光下优雅从容地走上讲台。诸葛青不紧不慢地挽好袖子,他的手骨节分明,苍白修长,手腕看着莫名有力。他在黑板上一笔一划地写着数字,旁边的张灵玉也在一笔一划地写着数字。

 

张灵玉写了两笔,突然开口:“你喜欢王也?”

 

“啪嗒!”

诸葛青手里的粉笔被摁断了。

 

【未完ww】

评论(11)
热度(250)

© 丝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