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弦

麻利点
产粮随缘

【也青】表个白怎么就那么难呢(三)

校园paro  ooc,

诸葛青的心酸恋爱史x【误】

瞎写的小甜饼,应该会一直更下去,大家看个乐呵就好ww

 

 

前文戳(一) (二)

 

 

【王也会做】

 

下课铃声刚好响起,没有快一秒,没有慢一秒。

教室里陆续有人从座位上站起来跑出去了,王也还在座位上,趴着睡觉。

 

“张灵玉,你说什么?”诸葛青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唇角挂着笑。他右手指粘了不少粉笔灰,手中的粉笔又因断掉偏短了,只得转身从讲桌上重新抽取一只,转过身来的时候顺便扔给张灵玉这句问话。

 

“你太明显了,”张灵玉淡淡地说,语气和从窗外飘进的风一样轻,“不过那几个看不出来的人倒也是傻。”

没等诸葛青回应,他就将粉笔放回了讲台上,走下去,与老师念叨几句听不清的言语。诸葛青此刻心中正打鼓,鼓点有点乱,仿佛是藏了老久的秘密被晓得,不再是天知地知己知。心里窖下埋的那坛酒还没来得及起封,香气就先自己飘了出去,飘进另一个人的鼻子。

诸葛青想着,下一秒就听见身后的老师喊道:“王也,你来把剩下的做完吧。”

 

“张灵玉你真是够了。”

诸葛青写字的动作一顿,额头上冒出几条黑线。

 

【破灭?】

 

王也打着哈欠走上讲台,在老师恨铁不成钢地训斥下接了粉笔。

他慢慢挽起袖子,抬头看题。看了几秒,又往后退了退,继续看。想来应该是不太会,试图站远点从整体来找找感觉吧。诸葛青想。将脑袋转回去继续做自己的题。

 

然而就这么一个大活人站在旁边,诸葛青又开始紧张起来。他的心思很快就不在题上了,净想些乱七八糟。回忆细碎但值得一点点品味,无论是一起罚站,还是借给他衣服,或者骑自行车载他,这些比面前的题目要可爱万倍。如此一想,诸葛青愈发记不起后面的步骤是什么,他看着黑板上的数字,突然感觉这些好像不是自己写的,眼前一片模糊,只留意余光看到的王也了。

 

正当诸葛青下定决心要好好做题不再乱想时,门口突然传来脆生生的呼喊:

 

“王也!你女朋友找你!”

 

“啪嗒!”

诸葛青手里的粉笔又被摁断了。

 

【如果】

 

我是诸葛青。

 

是个术士,也是个学生。

我的家乡在浙江建德。浙江在长江以南,江南很美,我一直都这样觉得。南方小桥流水,青山妩媚,脚下的泥土有年华留下的烙痕,迈上去的时候可以感受柔软和坚硬交织的缠绵。天边能看见不少飞鸟,它们成群经过,拍打拍打翅膀白天就过去了。这种变幻最好用灵魂去感受,因为雨水滋养我们平静安和的心境,微风送走不合时宜的愁绪,曾经多热烈激荡的过往在这里都能像一张揉皱的纸展平,告诉你艰难不过一瞬,走着走着就洒脱多了。

所以我一直觉得,江南出靓人,温和从容,骄而不燥,过处生风。

若我心动,定会从这般人身上起,只此一生。

 

如果没有遇上北京来的那位,也许真就这样了。

 

那位就像变奏曲,搅和得我猝不及防。他的感觉和我之前所想相差甚远,但偏偏就印象深刻。他的北京腔听着真顺耳,说话也实在。

当他在我旁边睡着的时候,我就看着他,想,时间慢点儿多好,最好能将此刻定格。

 

他在我身边罚站,一幅不太在乎的模样,顺手把身上的衣服给我。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

 

我思考着。

 

要说我没有想法,那是假的,只不过一切都还没那么顺理成章。

张灵玉倒是直接,他的好心我领了,添乱我也认。

 

可惜,如果这种东西,想要实现,付出的代价太大。

 

我有点失落,好几天。

 

【你是不是喜欢······】

 

张楚岚看诸葛青这两天都没啥精气神,一时疑惑,但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他跟着诸葛青每天上学放学,两人骑着自行车和以往一样走,只是诸葛青不再跟路边的小姑娘们打招呼了,连笑容都减弱几分,甚至一天也提不起一次嘴角。

他这是怎么了,张楚岚慌张,突然变性吗?

 

“喂喂喂,”诸葛青越骑越快,张楚岚拼命跟上他的速度,“你最近怎么回事?”

“我很好啊。”诸葛青和往常一样向他露出笑来,顺便抬手给路过的姑娘比了个心。

 

姑娘猛地捂住心口,脸红了。

 

“装吧你就。”张楚岚鄙夷地看他一眼,小顿几秒,开腔,“你是不是喜欢上之前送你饼干那女生了?”

 

诸葛青瞥他一眼,没说话。

“早说嘛!早说我就撮合你俩了!”张楚岚“哈哈”一笑,照着诸葛青的后背就拍了一巴掌。

 

当然,他俩没发现的是,王也此时正骑着自行车紧跟后面,一堆话听了个七七八八,最后几句听得尤为清楚。直爽的北京爷们儿直接就加速骑过去,骑到诸葛青面前的时候呲牙一笑,给他露出大拇指:

“诸葛兄加油!我看好你!”

 

诸葛青车把一歪,差点儿就倒下去。

 

 

【你说怎么办吧】

 

张楚岚现在觉得自己有点狂乱。

不,不只是他自己,他觉得整个世界都有点乱。

 

但他表面还是很平静的,只是眨眼的次数多了些,牙齿稍稍颤抖了些,骑自行车的路线变成了S形。

他好几次想发声,又觉得怎么说都会出现幻觉,所以他先掐了掐自己,以保证“张楚岚”这个人现在还在现实当中。

 

“诸葛······大哥······大兄弟,”他咽了口唾沫,“你说你喜欢的是······是······”

 

“是。怎么,没见过吗?”诸葛青看他。

“不不不,正常,正常,”张楚岚连连点头,不一会儿突然惊醒,想到自己刚刚说的话和王也的一系列行为,汗都从额上渗出来,“哈哈,有点误会,误会,这······”

 

诸葛青无可奈何地深叹一声,指指他:“别说出去。”

 

“怎么办?”张楚岚表示非常替他担忧。

 

“不用您管,拜托了,真的。”诸葛青停下自行车,向张楚岚一抱拳。

     

    “孽缘啊。”张楚岚摇头道。

 

 

【有生之年也能被妹子们追一次】

 

女生们这几天很不开心。

因为她们发现阿青很不开心。他不再向她们说一些动人心魂的话,不再给她们比心,甚至不再收礼物。

不正常,很不正常。

 

女生们忧心忡忡,开始胡乱猜测,是不是阿青有喜欢的人了?是不是阿青有女朋友了?阿青有女朋友之后是不是就不要她们了?

这些猜测都很可怕。女生们患得患失,恐惧与悲伤的氛围弥漫了好几天。几天后,她们终于受不了了,决定采取措施。

 

 

王也非常惊讶诸葛青的迷妹们这么狂热。

这些小姑娘,从他今个儿上学就偷偷跟着他,在学校跟着他,这都放学窜出去几条街了,还跟在他身后紧追不舍。

咋啦?我似乎也没把诸葛青怎么样啊?总不至于招这么大的恨······

王也实在参不透其中玄机,他只能躲在一个石壁后,悄悄伸头求姑娘们快走。待人影消失的差不多了,他才转过头。

 

“你好。”清脆的声音响起,让王也腿一软。

 

得。

这边还有一波。

 

“您这是要干啥?”

王也背部紧贴墙壁,开口问道。

 

【情书】

 

王也把情书放到诸葛青面前的时候,诸葛青吓了一跳。

 

说实话,他一开始还真以为是自己想的那样,但他一看到粉红色信封便打消了这荒唐的念头。

在纸上喷香水,拿蝴蝶结做封记,果然是小姑娘们的思维吧。

 

 

“那个······”王也看着诸葛青疑惑的目光,有点尴尬,他挠了挠头,道,“有人托我送给你的,嗯。”

诸葛青叹息一声,他不用猜就知道这家伙又误会了。

 

诸葛青收下信,说了声“谢谢”,便把信塞到了书包里。王也却还没走,他两只手往诸葛青的课桌上一撑,笑道:“怎么样诸葛老兄,进展如何?”

“······”

诸葛青放在课桌下的手慢慢攥紧,差点就想把书包里那封信给撕掉。

    

最后,他还是非常有礼貌地微笑,对王也说:“很顺利,谢谢。”

 

“哎!这就成!也算我没被白追。”王也拍掌笑道。

“什么白追?”

“没事没事!走,今晚咱俩一块回去。”

 

诸葛青本要拒绝,但转念一想,这种机会应该也没有几次了。他答应下来,又觉得心酸,像吃了许多酸溜溜的梅子,胸口发闷。

 

 

【哎?】

 

诸葛青和王也都没骑自行车。王也边走边回想那些姑娘们说的,说“诸葛青最近心神不宁,可能有事儿”“你跟他隔着近,我们信不过张楚岚,就找你了”“帮我们探探他是不是喜欢谁”。

王也最初觉得荒唐,心想这小子喜欢谁跟我有毛关系,结果他这“不”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女孩子们给堵了回去。王也心道“我真是怕了你们了”,就只好应下来。待这些姑娘走了他才想起来诸葛青似乎是喜欢给他送饼干的那个妹子,于是他找到人,顺利得到情书,拿给诸葛青,想着要是能凑成一桩美事也是极好的。

 

不过目前来看,好像不太成功。

 

王也并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当然他也不想知道,他只求过安生日子,要那些妹子放过就好。

 

 

一路上,王也都在想这事,他低着头走,连旁边疾行而来的车都没看到。

 

“小心!”

诸葛青瞳孔骤缩,一下子抱住他闪到一边,两人踉跄好几步才稳住没有摔到地上。王也有点儿蒙,好一会儿才回神。他离诸葛青的眼睛很近,看到了那有点带着桃花意味的眉眼。

 

 

王也的心“忽悠”一下,乱了。

 

【未完ww】

评论(10)
热度(210)

© 丝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