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弦

麻利点
产粮随缘

【也青】当当当当

#诡奇题目,ooc我的
#最后的梗来自微博真实事件

 “老王,来,从这走。”——诸葛青

 

 
“要不我们进去看看?”

诸葛青抬起手,伸出食指,指向前方的店铺。

“······”

 

王也站在原地,手揣进兜里,慢慢摩挲口袋里开线的地方。他微扬起头来,开始思索两个男士要如何从容不迫地迈步子,才能不在这里显得很尴尬。

“我······从没有想过,你还有这种爱好。”王也的表情颇为一言难尽,他偏过头来,拿胳膊肘拐着诸葛青的手臂,嘴角快瞥到他额头上去了。诸葛青视而不见,他权当散心,不太介意小女生比较多的饰品店。笑悄悄攀上眉角,弯去半边嘴角,诸葛青将胳膊搭上王也的肩,狠狠一搂他的脖子,王也差点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搂噎过去。他咳嗦两声,把青的胳膊拿下来,拉着他就走,像勇士要赴战场似的,喉咙里咕哝一句:

 

“那进去吧,反正不来白不来。”

 

 

这里前几天刚刚下了场雪。雪没下之前天空总是透着股铅色,像被谁摸抹了一层厚重的灰层在上面,牢牢接着那片白就是不让它们落下,让在街上走动的人看得心里发闷。偏偏到了云被撤去露出一丁点日光的时候开始白茫茫地散雪,一开始毛绒绒地下,后来越下越大。张楚岚伸出一根手指,在空中绕着圈说这是“太阳雪”,诸葛青喝了口茶,踢王也一脚:“停了的话我们出去溜圈?”

王也先瞥一眼捂住嘴夸张叫着“哟哟哟”的张楚岚,再给身旁这位祖宗续上一杯茶水:“消停点成不?你也不看看外头多冷。”

冷,是挺冷的。手机屏保上显示着零下十摄氏度的气温标志,外头风声渐紧,单拿眼看似乎都能看到飘忽的风的形态,像是个嘶吼的兽状物,呜呜叫着搅得人心头焦烦。皮肤在这种环境下毛孔都收起来了,再一试,果真凉透骨,从血管壁蔓延全身,全表现在脸上和打着颤的牙尖了。幸而屋内暖和,沙发里一窝便要醉了似的,半天直不起身来。这妥妥的冰火两重天,要是站的地方是分界,想不定灵魂都要飞升。

茶水的香气悠悠荡荡在屋里转了几圈飘进诸葛青的鼻子,他摇晃摇晃手腕,装模作样地用食指骨节敲敲杯沿,敲出了一个鼓手的节奏:“不成。”

“嗯?”王也假装作生气状,拿捏几番,用自己觉得最凶狠的眼神瞪他,试图把他止不住想乱窜的心头火摁回去。

 

诸葛青非常认真地看他几秒钟,片刻后右手按在太阳穴那儿,支着头似笑非笑:

“你生眼病了?”

    

王也闻言也不客气,一把拽过他,把诸葛青压在怀里试图捏他的下巴:“哟,厉害了啊,不收拾一下你你就不舒服是不?”

 

诸葛青蹬了蹬双腿,把脚上的拖鞋甩了个九霄云外。他先装模作样地挣扎反抗一阵子,又伸出两只胳膊死死顶住王也要从他衣服里伸进后背的凉手,“指不定谁收拾谁呢······”

“啪!”

诸葛青混乱扑棱中一个无意手背回掌就砸在了王也的鼻子上。

“我去,”王也把人从自己身上一掀,左手捂住鼻子眨巴两下眼睛,声音像煮开的水似的咕噜咕噜从喉咙里冒出来,“感情您还有这功夫······我这鼻子没歪就是老天爷给的福分。”

诸葛青踮着脚小跑两步把拖鞋给勾了回来,那两步的姿势让张楚岚想到了跳芭蕾的小天鹅,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离奇的联想。诸葛青趿拉着鞋到王也跟前把他捂在鼻子上的手给扒下来,歪头一瞅:“我看看?”

他打量几秒后将王也的手向前一推:“这不没毁嘛。”

王也下一秒就朝他扑过去。

“没毁!”诸葛青一看局势不妙,连忙做策略性抵抗,“还是这么英俊!潇洒!帅气!”

 

“咳。”张楚岚在旁边喝了口茶。

······

 

最后王也还是妥协和诸葛青出来浪了。

别说,雪停后的那天温度还能忍受,并不算太低。地上积雪开始化水,街边街角最厚,棉花铺陈似的一片白,让人看着就想踩脚上去。到路中间就慢慢变薄了,冰层结在柏油路面,车过去简直惊心胆颤,就怕出一条缝或者迎空袭来一块石头什么的。诸葛青和王也一路逛,最终来到这家比较贴女孩子眼球的小饰品物。

这门头装扮就透出满满的少女感,旁边电子广告系统绕一圈彩虹小灯,显示着“······优惠”“······新品上市”等等字样。

王也有时候会忍不住想,到底是何方神圣给了谈恋爱的男孩子们偶尔少女心这种设定。其实他也不知道别人如何,他就是看着自家这口子整日周身冒粉红泡泡,不太习惯。当然,也可能是他心里作用吃了太多蜜看什么都有粉红泡泡。毕竟,恋爱有时候会让人心生各种联想,比如“老青今天穿这件不错”“哎呀老青真好看真好看”“虽然刚刚怼他那打扮丑的一逼但我现在想打我这破嘴两巴掌”这样的,于是到现在这种情况他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脑子里泡沫太多,这种天天粉红的毛病可要不得。

 

“哎!这不错,好看。”

正当王也想着的空儿,诸葛青不知在他身后鼓捣什么,完事后哈哈一笑,夹杂了几分幸灾乐祸的味道。诸葛青站到王也旁边拍拍他的肩,嘴角一提,就背着手拐到他处去翻腾小物件了。王也原地静止几秒钟,摸向绑马尾的地方,抓着了个硬邦邦的东西用力一扯——

“哎哟——嘶——”

他差点儿跳脚,按着头皮呲牙哼了声,原先绑的蛮好的头发都散了三分之一,垂到右肩那飘悠悠地荡着。王也把那东西拿到面前一看,嚯,镶着水钻的粉红蝴蝶结头饰。

“你给我过来吧!”王也拉着诸葛青的胳膊把他拽过去,躲到没什么人的架子后,将手里的头饰拿到他面前,“真会玩!”

 

王也弹了诸葛青一个脑瓜崩。

“彼此彼此,”诸葛青把头饰夺过去,抓住王也弹他额头的手的手腕,慢慢眯起眼睛,“我生气了,说,怎么办?”

王也盯着诸葛青有点泛红的额头看了一会儿。

 

“嘛,我给你揉揉,总行了吧?别瞎折腾。”王也一字一字地吐过来。

“行。”

 

王也慢悠悠地将诸葛青额前那点儿碎发抹开,用手掌接近手腕那块给他轻轻揉着。诸葛青则顺势将两条胳膊伸到王也脑后,将他散落的几缕头发撩起,绕到后面,再解开他的发绳。

“干啥呢?”王也问他。

“别动,帮你整整,”诸葛青边发声边用两只手鼓捣王也的头发。没一会儿就重新把王也的马尾给束了起来,往空中一扬,“成了。”

“谢谢您了,”王也突然微微低头,嘴唇轻触诸葛青的鼻尖,如羽毛瞬间落地,“再有下次咱就好好玩玩。”

暧昧的呼吸声漏出来,自鼻翼的皮肤开始生出电流,激得诸葛青浑身一哆嗦。他眼眸捎上一道笑痕,圈住王也的腰:“那感情好。”

 

 

两人原本走一圈就差不多要出去了,谁知诸葛青眼睛一瞟,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把王也死拖硬拽给牵了过去。他朝架柜上一指,王也就摇头。诸葛青又指了指,王也顿三秒,还是摇头。

诸葛青没再犹豫,直接选了个,抓过王也的手,像修手表的专业工匠那样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给他套了上去。

 

王也盯着左手无名指上这玩意儿,沉默好一会儿。

“这戒指······”

“挺适合咱俩的。”诸葛青伸出右手,水钻反射的光一来,直接迷晃了王也的眼睛。

店外又飘起了一点点雪,店内,戒指上的星光和雪一样在发亮,与阳光叠成一道并不温柔但异常温暖的梦境。银色的环托着一丢光映着两个人的脸,诸葛青的手指修长有力,手掌苍白偏瘦纹路深,看着灵活漂亮;王也的手带着薄茧,轻轻一握拳手背便有筋骨冒出,给人沉甸甸的浑厚感。而这小小的东西,在两人这儿竟然都很相配相合。

王也沉默半晌,他私心觉得自己为这种事动容其实挺奇特的。他曾经想这辈子可能都不懂浪漫,可能都不会浪漫,他最多也就浪了。“老青跟我这儿得多无聊”,他时常念道,念叨一阵就忘,和诸葛青掐架去了,从来也不记这些。

 

“现在走吧。”诸葛青对他道。

 

等到两人出了店门,诸葛青轻扯王也的袖子,拉着他朝旁边去:“老王,来,从这走。”

 

王也抬头,睁大眼睛,怔住了。

 

诸葛青对他笑了笑,带着戒指的右手慢慢靠过去,自然而温柔地攥住王也带着戒指的左手。王也惊醒,他偏头对上诸葛青含着笑的眼睛,觉得自己看到了一汪清澈的泉水,汩汩向外冒着柔醉春风的感情。王也有些发愣地被诸葛青拉着走,鬼使神差似的,他的脚步虚浮起来,像飘在空中触不到地面,悠悠荡荡。

 

头顶绕过的半环门状框架被缠上了许许多多的粉红色塑料花朵,其间绿叶点缀,又有经过的雪轻轻覆在上面。粉红色映得从中走过的人的面颊也泛起红来,地面上投下一步一步迈过来的两个人的影子。王也抿紧嘴唇,明知这并非什么真正的仪式,心跳还是在慢慢加速,如同什么在缓缓复苏。

走到一半,他听见身边的人在轻轻唱: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那声音太轻,只有靠的近的王也才能稍稍捕捉到。一瞬间,王也猛地攥紧诸葛青的手,再抽出其他手指来。

十指相扣。

 

他没再让诸葛青唱下去,将人一下子拥进怀中。

“和我走过这条路,你就别想回头了。”王也在他耳边呢喃,声音轻柔得像落在他肩上发上的雪。

 

“我知道。”

诸葛青这样说,眉眼染上笑,却又似风雪飘摇,凋零满地的哀叹和淡然。

他吻上王也的唇。

 

“和你一起,刀山火海我也走得过去。”

 

如此,便是生生世世。

 

【END】

 

评论(10)
热度(141)

© 丝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