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弦

麻利点
产粮随缘

【也青】表个白怎么就那么难呢(四)

●校园paro  ooc,
●瞎写的小甜饼,大家看个乐呵就好x

前文(一) (二) (三)

 

【也对】

 

虽然很多故事和心灵鸡汤都说,乍一看下的情绪未必是真,要花一些长久的时间才能懂得自己到底想的是什么。

但这说法在此时的王也看来,就跟那些不靠谱的老神棍瞎编的咒语一个样,放在他身上不管用。他觉得哪里不对,可又不太敢去细细查究。耳畔到处都是鸣笛声,鸣笛声一大倒是刚好遮掩住心跳。王也脸颊瞬现一抹红,只一秒便消去了。

 

“妈的不长眼啊?!”疾行车在前方停下,车上的司机从窗口伸出脑袋,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活够了?!”

 

诸葛青闻言一皱眉。他放开王也,没顾上平复刚刚一刹那的心悸和恍惚,稳稳地迈出一步,眼角挑上三分笑意,声音倒是平和:“刚才的话,是不好意思,但也请您口下积点德。”

王也抓住他的胳膊。

 

诸葛青没转头看身边的人,只是轻轻拍了拍他的手。

 

那汽车司机悻悻然将脑袋缩了回去,嘴唇隐隐地动了动,不知又骂了些什么。几秒后发动机声音响起,车开走了。

 

“青,刚刚······谢了。”

王也喉咙里莫名发赌,吐出这句话来有一秒钟的吃力。诸葛青微微一怔,眼皮上抬瞅他一眼,这一瞅竟让王也浑身一颤,才记起还抓着面前人的胳膊,一下子收回了手。

 

王也顺势将手揣进裤兜里,目光收回,还带点儿不知所措的飘忽,没敢往旁边看。

我这是怎么了?他懊恼。

 

旁边的诸葛青却轻轻笑了声:“所以你以后还是看着点儿路吧,下次再不注意,我可不能赶来救你。”

 

王也寻了个没心没肺的语气,来减缓自己这不知何处来的的轻微慌乱感:“瞧您说的,我还需要您来救?”

 

诸葛青顿了半晌,轻笑:“也对。”

 

 

【不对】

 

王也听了这两个字,总觉得哪里有问题,他睁大眼睛看着诸葛青,看他面部落了阴影,瞧不出是什么表情。

 

王家三少爷又一次慌了起来,想都没想又说道:“我的意思是,我······唉肯定不能再出这种事,所以······”

 

“好了,”诸葛青拍拍他的肩,“再不走天就黑了。”

王也怔怔地看他往前走,心中突然洪水般涌起一股子冲动,他三步并作两步追了上去。

 

已经傍晚,天边浸染上几道霞光,像作画似的氤氲开,由深至浅,最终消失且与淡淡的灰色融为一体。一到傍晚风就有点儿大,还渗着丝丝沁凉。这阵风将诸葛青的衣袖衣襟扬了起来,又带起他身后的几缕头发。

看起来稍显凌乱。

 

车流也增多,昏黄的车灯伴着两侧商圈的灯光印得人脸微微发烫,眼前似乎交错着繁华的幻影。

王也说:“诸葛青,以后一起走吧。”

 

诸葛青回头看他,那一瞬间他的心里有点儿泛酸,如同吃了一个酸溜溜的梅子,一开始还尝不出味来,在后来的某个时刻,这股酸意才在口腔里汹涌澎湃。哪怕后来吃再多糖,也忘不了这一时的酸苦气。

 

所以。

他拒绝了。

 

 

【助攻】

 

王也问张楚岚:“诸葛青放学后还跟你在一块吗?”

 

张楚岚先是用一种似是而非的怪异目光看他,接着“嗤”地笑了一声,脚腕抬起来压在膝盖处,翘起了二郎腿。

“跟我这儿打听情报是需要那啥的。”

 

“那啥?”

“那啥呗。”

 

“嘿,”王也双手叉腰瞪他,“张楚岚,你小子能不能要点脸?这也有‘情报’的说法?”

 

张楚岚摇头:“算了,谁让我好心呢。成,给你个人情吧。”

 

王也悄悄递上耳朵:“什么?”

 

“劝你放学沿着那条林间小道走,懂我的意思吧?”

 

王也无可奈何地盯着张楚岚看了一阵,并且纠结了半晌自己到底要不要揍他一顿出气。因为这答案跟他问的问题好像没什么关系。

但在张楚岚挤眉弄眼半天的示意下,他准备去探探。

 

然而王也前脚刚走,冯宝宝就凑了上来。

“你这是干啥子?”

 

“宝姐,你这就不懂了吧,”张楚岚偏头悄声说,“欲擒故纵,听说过没?”

 

“没。”

 

“我听说过!”风星瞳突然冒出来,笑道。

 

“跟你什么事儿啊?”张楚岚一个白眼翻过去,眼球又滴溜溜转了两圈,嘴角一弯,“等着看吧。”

 

 

【你可得谢我】

 

    王也刚走到林间小道,来回一打眼,就看到诸葛青站在不远处的小松树旁。和诸葛青一块的,还有之前送饼干的那个小姑娘。青站在她面前不知道说了什么,逗得小姑娘笑弯了腰。王也看着诸葛青的侧脸,看他眉角捎上好几层笑意,透着一点小小的狡猾,更多的却是迷人心魄的魅力。

就像第一次看到这个人一样,他被女孩子们迷恋,被男生们羡艳,他看起来从容又自信,似乎没有什么能扰乱他的分寸。

 

王也将右手揣进兜里,拇指与食指慢慢地摩挲。

他暗暗低语,气息里添了三分笑意:“果然没弄错,老青,这下你可得谢我给你当月老喽。”

 

不知怎的,最后的几声呼吸竟夹杂了三分苦涩与四分不甘。王也自己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情况,他只是打心眼里觉得自己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安慰也好,祝福也罢,寥寥几句结束,就不愿多加思忖了。

于是他悄悄地过来,悄悄地看一眼,撂下一句“你可得好好谢我”,现在他打算悄悄地走。

王也转过身,晃晃悠悠地往回溜达,想了几秒,吹起不太动听的口哨。

 

另一边,诸葛青转头去看他,看到一个背影和被阳光印到地上的轮廓,沉默不言。

 

【算账】

 

“我今天要去找宝儿姐,下午不跟你一块了。”张楚岚朝诸葛青的肩膀拍了一巴掌。

 

于是放学后,诸葛青推着自行车一个人往回走。昨天和那姑娘还是说清楚了,小姑娘虽然有点失落,但也没有太较真。诸葛青心道,什么时候能和王也说清楚我就真的谢天谢地了。

他抬腿蹬上自行车,将车轮转得飞起,耳边传来风的呼声。

 

骑了一段路,前方传来叫骂声,他倏地停住,右脚支在地上,目光投射过去。

 

“王也,你可以啊!我告诉你,兄弟们今个儿就是来找事儿的,上次的账还没算呢!”

 

诸葛青听着,慢慢握紧了车把。

 

 

【你想揍谁?】

 

即便王也自认为比较能打,但眼下这情况还是令他抹了把汗。他觉得吃力,因为他此刻面对的是一群普通人,他不能用那些招数,只能硬凭着自己的力气肉搏。上次人比较少,他应付的时候还绰绰有余,但这次那二流子的头子招来的人太多,“怕是一世英名尽毁”,王也自嘲般暗自念道。

 

小混混们一个接着一个朝他冲过来,王也瞅准目标,拽拉踢折,一连撂倒几个。有一人穿着黑色背心,肩膀上不知道文了什么刺青,看起来肌肉倒是挺多。这人一拳攻过来,王也试着借用几分太极的招式与劲道,费了点力气才勉强应下。然而这边刚刚结束,旁边又一个扫堂腿过来了。

王也额头上开始冒汗,他渐渐觉得这样下去要玩完。但此刻他根本来不及考虑其他办法,前面的人刚一胳膊拐倒,后面的人又来了。

 

“看我不揍死你!”

后面的混混咧嘴一笑,顺手捡起地上的棍子。

 

“怎么办,来不及了,”王也皱眉急急一扫周围的人,无奈想道,“怕是只能硬挨这一下。”

 

明明是夏末,风却在这一时刻呼呼作响,也不知是不是脑补出来的,王也没时间回头,只听得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你想揍谁?”

 

王也猛地瞪大眼睛!

 

他隐约用余光瞥见诸葛青迈步冲上,一把捉住那人的手腕,微微用力一扳,那人惨叫一声,手里的棍子直接掉到了地上。诸葛青声音带了点笑意,听起来却又发狠,他瞅准时机一脚揣在面前人的肚子上,脚步一移拽起那人的胳膊就往地上抡过去。

 

尘土瞬间扬起。

 

周围本要冲上前的混混们集体一顿,看着这突然出现的人静止几秒,没敢妄动。

 

“诸葛青······”王也怔在原地,胸口还因为急喘而起伏着。

诸葛青盯着这群找事的小流氓们,没看他:“注意点,别大意。”

 

 

“还愣着干什么?这小子跟他一伙的,上啊!”

那混混头子闻言,突然回过神,朝自己的人吼了一声。

 

 

【你傻不傻】

 

“你怎么来了?”

王也一边应付身边的人,一边不忘朝诸葛青那边喊。

 

两人隔着挺近,诸葛青靠上他的背,皆后面的挡力抬腿膝盖顶上一个人的小腹:“我不过来,看你被揍?”

 

“没看出来······你也有两下子。”

王也一捶头砸到前面一个刀疤脸的下颔上。

 

“都是术士,基础体力还是有点的。”诸葛青飞快回答,弯腰躲过又一个小混混的攻击,拿起胳膊肘就砸到这人的背上,小混混失去了支力,直接被砸趴下了。

 

 

两个异人的战力很可观,不多时,地上便趴倒了一片。混混头子已经捂着肚子说不出话来,王也身后也倒着几个原本想用手里的小刀伤他的人。诸葛青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觉得有点岔气,他往后踉跄着退几步,掐腰缓了一阵,才偏头往王也那边望。

王也看着也不太好,比诸葛青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要狼狈多了。他察觉到诸葛青在看他,勉强扯出一个笑容。

 

“······小心!”

 

在一瞬间,诸葛青暴喝一声,脚下不知何来的力气令他冲向王也身后,一把抓住快要刺向王也后腰的的刀刃。

王也猛地转过身,浑身的汗毛全部都炸了起来,冷汗顺着脖颈往下淌。

 

血的气味开始在空气中缓缓扩散,殷红的血滴啪嗒啪嗒落到地上,颜色尚还留存。

诸葛青一时也没感觉到疼,他将刀刃握在手里,硬生生止住了刀子的行进。王也眉头大皱,一股子火气从心底直直冲向天灵盖,还伴着点冷飕飕的后怕。他这人平时不怎么生气,但此刻的愤怒竟令他恍惚起来,一脚就把想要暗伤他的混混踹到地上。

 

刀落地,响起透着冰冷锋利的撞击声。

 

王也一把拽过诸葛青,捏着手腕查看他的右手手心。

一道又长又深的口子横在那里,伤口处的皮肉朝外翻着,血从口子里淌出来,像小小的溪流,顺着掌纹和手腕就滑下去,直到手肘处才落下。

王也的心揪成了一团,他狠狠吸一口气,觉得那道口子如同割在了自己的心上,八百辈子都没这么难受过了。

 

 

“我没······”

诸葛青被他突然的举动惊了一下,“事”字还没说出口,就被王也一个指头戳在脑门上。

“你是不是傻?”

 

【未完】

评论(3)
热度(165)

© 丝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