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弦

麻利点
产粮随缘

【也青】表个白怎么就那么难呢(完结)

●校园paro  ooc
●瞎写的小甜饼,很多设定随心所欲,不必太纠结.

(一) (二) (三)  (四) 

 

 

【失控】

 

“是,”诸葛青竟点了点头,将右臂从王也手里抽了回去,似笑非笑地说了句,“这两天睡得少,智商急剧下降。”

王也这会子像吃了半个苦杏一样,想说点什么半晌卡在嗓子里吐不出去。

“车子停这儿,你先跟我去趟医院吧。”他顿了顿,拽着诸葛青的袖子就要走。

 

“可······”

“丢不了,丢了我赔你辆新的。”

 

诸葛青此刻其实是有点茫然,他本来想说这点伤没什么事,不必这么郑重其事地往医院走一遭。作为他们这样的人,谁以前还没有个大伤小伤的呢。但王也说了几个字,他就想跟着走,是那种近乎本能的,不愿拒绝的情愫。

他曾经想着,奢求太多不现实,距离太远也难受得紧,只要一点点问候就足够。那个时候张灵玉猝不及防的一问令他慌张,手指几乎拿不住粉笔,就像最深处小心翼翼呵护掩埋的秘密悄然揭开一角,被人窥探进去,还拿出来小小一块,举到他面前,小声说“我发现了”。

他知道那是好意,可好意之后呢,于空中独自跌落比表面镇定要痛得多。

 

“他有女朋友,”诸葛青想着,“别想些有的没的。”

 

王也把诸葛青带到最近的一家医院,帮他挂号,带他包扎,替他交费,来来回回跑腿,忙得满头大汗。等把一些药物拿回诸葛青待的座椅的时候,王也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

诸葛青睡着了。

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怎么,诸葛青的脑袋靠在后墙上,睫毛温和地覆着眼睑,受伤的右手轻轻放在一侧,呼吸平和。

王也尽量将脚步放得又慢又稳,减小脚步声。他小心翼翼地抬起诸葛青受伤的手,坐在旁边。诸葛青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微微一皱眉,但却没醒。王也看着他,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子毛绒绒的温柔。

如果······

 

王也悄悄将手臂揽到青的肩膀处。

他用了一点力气,护好诸葛青受伤的右手,慢慢将他的脑袋放到自己肩膀上。小辫子轻轻扫过王也的后颈,他浑身一僵,像有电流游走过一样。

诸葛青的呼吸温热,很平静,没有一点鼾声。

 

一刻也好。

王也想。

求之不得,倒不如不求,不知情下的靠近,如同偷取禁忌的果实,即使不是最终的愿求,也有几秒的真实。

梦成了真。

 

 

诸葛青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他没敢动,没敢睁眼,甚至没敢做过多面部表情。

他的五官有点发僵,手脚也渐渐发麻,呼吸装得平稳,心跳却开始生乱。

 

他的头靠在王也的肩膀上,王也轻轻搂着他的肩,一切都很自然,一切都在失控。

 

 

【你有女朋友吗】

 

 

“联谊会?”诸葛青带着点疑惑看向张楚岚。

 

“就是大家聚聚而已,来吗?”

 

······

所谓联谊,无外乎平时没点交际的几个社团的几个人凑凑钱,吃吃喝喝,用年轻的看起来不值几个钱的时间聊天侃地,顺便做点无聊的游戏。古人聚餐划拳行酒令,现如今只剩真心话大冒险和狼人杀。诸葛青在张楚岚连蒙带拽加乱叫的逼迫下不得已应了约。

“先说好,这次不准让我表演什么水弹灭火、风扯灯笼之类的东西。”诸葛青伸出手指点点桌面,无可奈何地对一旁的张楚岚道。

“放心,不会,这次怎么着也得轮到老王了。”张楚岚嘿嘿笑了两声,眼神往王也坐的位置瞥了瞥。

诸葛青没有吭声。

那天之后,王也没有再来找他,他也没有找王也。两人见面也不过略作寒暄,谁也不开口提医院之事。

诸葛青想不透王也到底要如何,他本已下决心回避,奈何接住了老大一个炸弹,炸得他失去了语言能力,措手不及。

 

王也看起来倒像没事人一样,只是黑眼圈更重了,也不知又遭遇了什么烦心事。玩游戏的时候他的神思估计已飘游万里,到达了银河系,连张楚岚跟他说“你要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时他都是愣了一会儿之后才做出回答。

 

“哦,我选真心话。”王也说。

 

“那听好了啊。”张楚岚露出了一个贱兮兮的笑容,诸葛青在旁边怎么看怎么觉得这笑容不怀好意。

 

张楚岚语速极快:“有没有女朋友?”

 

王也眨了眨眼睛,毫不犹豫:“没有。”

诸葛青整个人惊怔在座位上,他猛地张大眼睛,愣是没敢朝王也那边看。

 

“不可能,”张楚岚浮夸地拍拍桌子,“那次我明明听到有人在外面叫喊,说你女朋友找你。”

 

王也似乎丧失了记忆一样,他先茫然几秒,又从自己的脑子里仔细翻找半天,才“嗐”了一声:“那是我一邻居家的姐们,整天拿这开玩笑。你们也不看看,就我这样的,哪个姑娘能看上我。”

 

他停了几秒,又望向诸葛青:“老青这样的还差不多。”

 

诸葛青低着头,没有言语。

 

张楚岚扫了这两人几眼,笑喊道:“那就信你!咱继续!”

 

这次轮到诸葛青心不在焉了,没几分钟就输了两局。输掉之后,张楚岚问了他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和王也的一样。而王也却聚精会神地听,生怕漏下一个字。

 

“没有,”诸葛青的声音有些嘶哑,还带着点儿颤,“我没有女朋友。”

王也的目光一瞬亮了。

 

紧接着,张楚岚抛出第二个问题。

“那你有喜欢的人吗?”

 

 

时间仿佛在此刻停止,纵使墙上的艺术电子钟还在慢慢走着,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诸葛青感觉自己的心跳和钟表的滴答声一样清晰,他有点紧张,就像要对自己的人生做出什么重大决策一样。他知道王也在盯着他看,这令他愈加焦躁,心头像有一小撮火焰在慢慢灼烧。

他似乎看到这么长时间所经历的画面,或者是幻想一点点展现在他的眼前。那个时候他刚刚踏出一步,还没落稳脚跟,就不得已退回原处。

 

现在他抬起头,目光和最初见到这个人一样清明透亮,他微微张口,清晰而坚定地吐出一个字:

“有。”

 

他看着王也半是惊愕半是茫然的表情,如释重负。

 

随他怎么想好了。诸葛青暗暗念着。

 

总归是没有变。

 

 

【出事】

 

三天。

王也三天没有来了。

诸葛青看着王也常坐的那个座位,神思渐渐飘走,老师讲的什么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诸葛青,”讲台上一向严厉的女教师用粉笔“哒哒”敲着黑板,“我刚刚说什么你给我重复一遍。”

诸葛青怔了几秒,站起来,目光聚焦在老师手里的粉笔上,大脑却一片空白。

“你刚刚在想什么?”女老师将双手支在讲桌上,面无表情地问。

“我······”

“出去站着。”女老师接着道,将粉笔扔回讲桌。

 

教室里响起一片窸窣声,诸葛青默默地离开座位,并没有像上次那般呆立良久。

况且,这次他身边没有王也。

 

夏末将去,天气渐凉。

走廊很空旷,窗户大开,风吹进来将玻璃窗拍打得响。诸葛青莫名觉得有点冷,他搓着胳膊,盯着自己的脚尖,脚后跟极有频率地磕向墙壁下层。

······

“我穿得多,你披上这个。”

······

 

当时小心翼翼的心境,心花怒放的心情,印象倒是深刻。

那如今该如何呢。

 

“听说那个超级有名的中海集团出事了······你知道吗?”

“别危言耸听,只是老总住院,开始抢着上位罢了。他们这几年不是到这里发展吗,所以三儿子才转到咱这儿。我看他也挺可怜的,估计得被家里那几个挤兑到边角旮旯。”

 

诸葛青听着路过的男生嚼舌根,闭目不言。

 

 

【给一个朋友】

 

王也回来的那天,全班人的目光都投向他。于是,这个失踪一个星期的富家少爷像被围观的宠物似的站在门口,顿了好一会儿。

他看起来比以前还要随意,头发乱扎一气,黑眼圈也更重了,敛着眉目,仿佛可随时睡过去。

但王也似乎并不在乎这些或疑惑或幸灾乐祸的目光,他只停顿一会儿,就又像往常一样懒懒散散地挪动脚步,找了最常坐的那个空位置坐下。他虽然看着有点邋遢,但包里的书本还是摆放得整齐,也没忘带尺笔。

他低下头收拾桌洞摆放作业,却偶然摸到一张小纸条。

 

他摸出来,展开在桌面。

 

上面写着:

 

“给一个朋友留的座位,希望他回来的时候别愁眉苦脸。”

 

字迹很好辨认,王也看过很多次。

“这家伙。”

 

他不小心笑出来,笑过之后,又眨了好几次眼睛。

 

 

【谢谢】

 

“别多想,只要你爸没事,一切······”张楚岚推着自行车边走边在王也耳边念叨,念叨一半,突然被诸葛青拍了一巴掌。

 

“你这······”张楚岚心里一阵火气,刚想讨伐诸葛青的偷袭,又突然意识到自己确实说得不太好,连忙将话转了个弯,“······次做得不错。”

“我做什么了?”诸葛青看他一眼。

 

“借我作业抄。”张楚岚一本正经地道。

 

诸葛青摇摇头,推着自行车快走几步赶上王也,和他并排着,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老青,”没等诸葛青开口,王也先起了话头,“谢谢。”

“谢什么?”诸葛青笑。

 

“哈哈,你可别装,”王也盯着天际线处,看到那边已经开始泛起霞光来,隐隐一片红,“但我这人还是愁眉苦脸。”

 

诸葛青拍拍他的肩:“别多想。”

 

“谢谢你,真心的,”王也轻轻将眼睛闭上,凭感觉往前走着,“能找到我的位置,我很高兴。”

诸葛青放在他肩上的手一僵。

 

王也睁开眼睛,叹道:“其实我倒没什么,只要我爸他······”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音打断了他的话,王也皱了皱眉,掏出手机摁下接听键。

诸葛青和张楚岚也随着他停下。

 

“我马上过去。”王也的声音又急又哑,挂了电话就立即跨上自行车。

“你们先走,我得去趟明和医院。”他只含糊地对两人撂下这一句,没有作任何解释,便一拐车把往相反的方向去了。

张楚岚心里清楚估计王家又出事了,他不禁为自己的乌鸦嘴感到懊恼,扇了两下嘴巴。而一旁的诸葛青迟迟没有动作,只是盯着王也骑车飞奔的背影,看了好久。

 

 

【碎语】

 

“王家三少爷······是那个王也?”

“可不是,你看被我说中了,早晚得翻船。”

 

“怪不得转到这里,不招他们那儿待见吧?”

“不好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么大的公司,谁不想抢?你看他······”

“我觉得他没戏。”

 

······

“小也,嫂子跟你说,有些事就得提前弄明白了。”

 

“你也别装,我们都说敞亮话。”

 

“爸?你先别拿爸说事······你看看现在这情况,还等?等什么?”

 

“哎你怎么说话呢?!”

 

“······王亦,你去跟你弟弟说!”

“嘁,我说过我讨厌他吗?

“但你听到他刚刚怎么说我的没?都到这程度了你还不清醒?”

 

“兄弟?现在你再糊涂着就是傻你知不知道?。”

·······

 

【过来】

 

王也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两手支着额头,紧闭双眼。

走廊很安静,消毒水的气味挥散在空气中,医院入眼都是一片白。虽然此时静得骇人,但似乎仍然残留着之前争吵的回音。几分钟之前,纷乱与慌张夹杂着急切与愤懑一齐喷涌而出,谁也说不过谁,谁也不想让步,理智早就被扔到一旁。

争吵声像擂鼓一般敲打着王也的太阳穴,他觉得头疼,从脑门一直延伸到四肢,最后化作疲惫感贯穿全身。他一时有点茫然,因为好像没有方向可以供他踏出一步,没有门向他敞开。

虽然刚刚医生说暂时没有事,那之后呢,或者说早晚都要经历一次颠覆。

 

这么多年的关系,情感,假惺惺也好,真反目也罢,就看时间的造化。

 

王也本想站起来,他用手支撑着长椅扶柄,还没等起身,腿一软又跌坐了回去。

 

“唉。”

浑身无力,自心底生出的疲累令他不禁想:“要不然我就在这里凑合睡一觉得了。”

 

 

太阳已落一多半,天空另一侧隐隐约约出现了个淡白色的月牙。霞光色彩变换自然,仿佛有一双手在空中泼绘着。晚风向来比白天要强一点,它吹过的时候扫落了几片边缘刚刚泛黄的叶,又到地上带起一些土砾。

傍晚的气温有些低。

 

王也在心里挣扎半晌,还是打算走了。

“又是个什么事儿呢。”

他如此摇头叹气,想着将自己的脑子放空,将那些乱絮都拿走。

或者去喝上一杯。

 

听说,酒精能够让人好受点。

 

 

他来到医院门口。医院的大门是人体感应式的,只要有人走近,就会敞开,人不走,就一直开着不会关闭。

王也不紧不慢地往前走着,可还没等他走近,那门就自己开了。

 

有风从门口贴着墙壁掠进来,掠过王也的身旁,吹乱了他的头发。

王也停住脚步。

 

他看见诸葛青站在那里,站在门口,身上只穿了两件薄薄的衣服,不知道等了他多久。

 

王也的眼皮跳了两跳,右腿不由得向前迈出,似乎有万千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升腾起来,蹿入他的鼻腔和眼眶。

 

诸葛青在那里对他笑,眉眼温软,像极了江南的柔风春雨,吹开他的禁闭,湿哒哒地滴在心上,如同初见时的模样。

 

医院里隔几分钟响起的播音声听不太清了。

 

诸葛青笑着,对王也伸开双臂,就像要接他回家一样。

 

 

【······】

 

 

酒吧里的灯有些晃眼,音乐是爵士和摇滚的交杂,吵闹不已。俊男靓女们在这里彻夜狂欢,也有人一声不响地迷醉在梦里,逃避现实甩出的烂摊子。

 

但可惜的是,现实和梦他都跑不出去。

 

 

“别喝了。”

诸葛青一把夺下王也手里的酒杯,又瞅了几眼狼藉一片的桌面,从上面抽了点餐巾纸。

王也意识模糊地把面前的酒瓶用胳膊一推,乒了乓啷倒了三四个瓶子。他趴在桌子上,枕着右臂,眼睛似合未合,微睁着看向诸葛青,弯了弯嘴角。

诸葛青看得直皱眉,他一把把王也拉起来,胡乱用手里的纸给他擦了擦嘴,带人去了洗手间。

 

王也一到洗手间就吐了个昏天黑地。

 

第三次。

诸葛青一边帮忙在旁边拍背递水,一边后悔,心道早知这样我死都不同意他来。

王也因为醉酒脸颊通红,他趴在洗手池旁咳嗦了好几声,低头用水洗脸并抹了把脖子,这才反过劲来。他转身靠着瓷砖,从头发到脖颈处的衣领都湿漉漉的,衣服上也溅了不少水渍。拿着诸葛青递过来的矿泉水,他又咕嘟咕嘟灌了好几口,无奈眼前还是一阵模糊幻影,天旋地转。

 

半个小时前,诸葛青在医院门口等他,一直等到他出现。王也那个时候大脑一片混沌,他一直不太知道“感动”和“心酸”到底是个什么滋味,直到他冲上前,一把拥住诸葛青的时候,才明白,这种滋味一但混合,竟然会让人迷恋。青的呼吸声并不重,有一点急促,王也能够听到,也能感觉到心跳的紊乱。

他闭上眼睛,睫毛轻轻颤了两下。

 

 

此刻,诸葛青在他眼里有点模糊。兴许是酒精的缘故,他的头也开始发热,迷迷糊糊,无法在脑内组织出一句完整的句子。

“喂,老王,”诸葛青看情况不妙,连忙上前扶住他,并且竖起一个手指,“这是几?”

 

王也努力聚焦目光,从诸葛青的脸扫移到手指,又移回他的面庞,笑了一声,一把攥住诸葛青竖起来的食指。

“······诸葛青。”

 

“嗯?”诸葛青一怔,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你说这是几?”

 

这句话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完,王也就扑上前,吻住了他。

 

 

【WU~~~】

 

“······诸葛青,”王也在他耳边轻轻念道,“我喜欢你。”

 

诸葛青整个人都是傻的。

 

酒醉人心。

 

 

【我的】

 

幸好的是,中海集团的老总并没到传言中说的那种程度,而且很快就能出院。虽然以后可能还是避免不了纷争的局面,但不管怎么说,一切都还好。

不太糟糕。

 

王也自然是回到了学校,又和往常一样学习生活。相比刚回来那会儿,他少了些邋遢和半死不活的疲惫感,整个人竟然变得精神了一些,很令学生们吃惊。

 

 

“听说了没?就那王也,好像打算在我们这一直到毕业!”

 

“哎,快别提那王也了。你知不知道阿青谈恋爱了?”

 

“什么?阿青谈恋爱了?和谁?哪个女的?胆子这么大竟然敢违反咱的规定?”

 

“不知道啊,我昨天快要伤心死了······”

 

 

“听风吟——收!”

诸葛青眼角轻弯,又看到有女孩子在路边跟他挥手,便停下自行车来,左脚踏脚蹬,右脚支在地面上,朝她们比了个心。

 

其中一位女孩立马捂住脸,拽过自己的背包狂翻,掏出一盒巧克力,快走几步到诸葛青面前。

“这是······这是我的心意,谢谢您特意停下来跟我打招呼······”

女孩低下头,脸颊红得跟苹果一样,双手递出巧克力。

 

“拿走——”

却没想到,突然从旁边又冲出一个骑自行车的人。

 

王也把胳膊搭在诸葛青肩上,歪头笑道:“他刚刚是在等我。”

 

女孩一脸茫然地看看王也,又看看诸葛青。

“谢谢。”诸葛青还是收下了巧克力,朝女孩微微点头。女孩子很高兴,捂住脸跑了回去。

 

王也一把抢过巧克力。

 

“哎!你怎么······”诸葛青哭笑不得。

 

“这是我的。”

王也将巧克力转了两圈,扔进自己的筐栏,又把诸葛青用力一搂,凑在他耳边轻笑:

 

“你也是我的。”

 

【END】

 

所以最后是老王先表白的(。

 

评论(9)
热度(256)

© 丝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