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弦

麻利点
产粮随缘

【也青】我爱高考作文(不。

●高考作文极限脑洞系列
●全刀向慎入



※北京卷



“绿水青山图”



他回头看。

看着污染遍布的桥底的家,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他知道自己不会再回来了。

“青”,老王以前是这么叫的,他总是带着一点懒散的腔调,用手指点狐狸的脑袋,“以后你就叫青好不好?嗯?”
“那座山就叫青,它很好看,”王也将他放在脖子上,右手食指往远处一指,“‘我见青山多妩媚’,听过没?多适合你。”

妩媚的狐狸甩了甩尾巴,从王也肩膀上跳下来,没给他面子。

后来整座山都被开发成了工厂,浓烟在天空飘荡,把年轻后生的梦摔得粉碎。

工厂大乱那天,那个人领着一群青年上去,再也没有回来。

狐狸准备等他,等到自己的家都堆满了垃圾,等到自己的毛发不再光泽,等到整个小镇终于变成了彻彻底底的工业区。

狐狸终于要离开了。

“以后你就叫青好不好?”那个人笑着问他。
“一点都不好。”年老的狐狸慢慢伏下身子,对面是那人一点点衣服,被他捡起来,掩了点土上去。

“如果不是得了你的名,我才不会在这里等你这么多年呢。”






※上海卷



“被需要”



当年王也跟他表白的时候,是这么说的:“只要你有事,我随叫随到。”

虽然以后每次他想拉着王大爷去逛街,这句话都没啥作用。

而现在,当诸葛青想帮衬他一把的时候,他总笑眯眯地慢慢推开自己老伴儿的手:“干啥,我又没缺胳膊少腿,还用你来?好好休息去。”

直到那天,王也终于没控制住,直接在平地上摔了下去。

诸葛青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去扶他。

王也还是对他笑笑:“不用,我就是没站稳,又不是缺胳膊少……”

“你这家伙,”诸葛青一把抱住他,“我要是不在了,你怎么办?”

“那个时候我估计就记不得你喽,”王也闭上眼睛,“我记不得你,你也不需要我,也挺好。”

“想美了,那做鬼也不放过你。”诸葛青弯起眼角,无可奈何地笑。






※天津卷



“器”



“这里面装的什么?”小王也指着那个不大的容器,打了个哈欠。

“是我的回忆。”白发苍苍的老人露出怀念的笑容,布满老年斑的手掌轻轻摩挲着原型容器。

王也露出疑惑的表情。

这里面明明是个胚胎。

后来,他们在小行星带遭遇了星际轰炸,老人将圆容器塞到王也怀里,把王也塞到唯一一个救生舱中,送入了茫茫太空。

“如果能够回去……老王……”老人的声音仿佛还在他耳边回响,带着一丝喟叹,“回星球,不再打仗就好了。”

“我一直在你身边。”

“我还想问问您!!!”小王也最后隔着一个星空朝他大喊,“您知不知道诸葛青是……”

那是他记忆里一直有的、非常完整的一个人。

可王也找不到他,也不知道他在哪儿。

又过了许多年,一个荒凉的星球上,小诸葛青看着原型容器,问白发苍苍的老人:“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老人揉了揉他的脑袋:“以后记得带着他回家,我想看看。”




※全国卷1




“信”



诸葛青18岁了。

18岁就是成年人,可以去做很多事。

他去献了血,他进入大学,他开始谈恋爱,他成了顶有名气的乐队主唱,他捐款,他获得公众赞誉,他被嫉妒他的人推向了深渊,他成了众矢之的,他被骗、被怀疑、被放弃、被舆论的声音弄得溃不成军。

他最后拍拍袖子走了。

他退场。

一个人,没有伴侣,孤老终生。

有人带着个年轻人来看他。

哦,是大学里跟他谈恋爱的小子,现在竟然当爹了。

世事难料,他想。

“别胡思乱想了,”王也把他飘走的思绪拽回来,将孩子推到他面前,“我领养的,这小子。”

“小伙子,”诸葛青咳嗽了两声,问,“你几岁了?”
“十八岁。”

“十八岁好啊,”诸葛青指着王也,弯起变白的眉毛,笑道,“十八年前,你跟我说你有孩子了,我还给他写了封信,怎么,今年收到没有?”

王也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呵呵笑着:“还是你会玩,收到了。”

“收到就好,”诸葛青闭上眼睛,“老了,老了。”

王也跟着他闭上眼睛,没再言语。
诸葛青想到那张跟信放在一块的纸片。

上面写着:王也,昔日情,悔未终。倘若再重逢,倘若再有一次,你如果独身一人,你如果愿意……

就说一声“不老”。

可他没有等到。

唯有年轻人疑惑地站在一旁,并不晓得有一封信被他不小心和废纸一起扔到了垃圾桶里。




※全国卷三



“时间就是金钱。”



“钱可以买到时间吗?”
“自然不可能。”王也非常肯定地回答。

“不,其实可以,”他笑了笑,手里端着一杯咖啡,倚门站着,将右腿搭在左腿上,“老王,你缺乏想象力啊,这样怎么做尖端科技研究?”

“你不会又再搞那东西吧?”王也皱眉,“我跟你讲……”

“哎~”诸葛青走过去,将胳膊放在他肩上,打断了他的话,“人总要进步的嘛,相信我,没有问题的。”

多年后,依然年轻的王也站在那个大机器前,疯一般地将自己泛黄的病例报告和机器检验结果撕得粉碎。

他拿起那人的照片,盖到脸上。

“玩砸了吧,”他轻轻道,“你买自己的命给我有什么用……你这个疯子。”

“钱可以买到时间吗?”
“不,但可以买到你。”




※江苏卷




“语言”



“王也,我是王也。跟我念,王——也——”王也指着自己,僵硬地张着嘴,发出北京人特有的音调。

“王……王……老王……”诸葛青跟着他学。

“啧。”

老王同志深切觉得,不是自己的教学方法有问题,就是这被车祸糟蹋的狐狸脑子还没好利索。

“慢着,”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该不会是装的吧?”

诸葛青立刻摆出听不懂的样子,正正经经坐在他面前看他,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王也看明白了,他咳嗽一声,道:“来,接着跟我学啊,王也,我——爱——你——”

诸葛青:“……”

王也看这唬人的半仙儿吃瘪,心里乐个不停。

乐完后,他才感到自己耳畔传来“嗡——”的一声,仿佛被附了一层膜 ,隔绝了所有声音。

真可惜啊。

王也笑着叹息一声。

还是没来得及让他说出口。

评论(14)
热度(30)

© 丝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