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弦

麻利点
产粮随缘

【宝岚/也青】成全

一发完结ww有一点点刀子,但还是甜的~~

ooc我的

 

谁燃起烟火,谁成全飞蛾。

谁走失。

谁舍得。

 

一、

 

“老王老青,这次,可真是谢谢你俩了!”

 

当墙上钟表的指针移向七点一刻的时候,张楚岚朝王也和诸葛青举起手中的酒杯,轻轻一晃,仰头灌下了最后一杯酒。

他拿手一抹嘴巴后,浓烈的气息才在喉咙里刺激扩散开来,由心入肺再入脾,最后在血管里慢慢叫嚣着,惹得他眼前有些朦胧不清,出了残影。

 

如果说上海广东等南方大城市的夜晚像个活力正盛的年轻人,北京的夜则更像个规矩正气的老干部,虽然也灯火通明,但莫名少了些疯狂四射的态势,呈现出一片规整的祥和气息。大抵是因为阴天多云,夜空不见一颗闪烁的星,月亮也隐了身去。而这里处于有些偏僻的郊外,道路交叉地才装点般建起几个建筑和广场公园作为商业场所和游览之地。但因为年末将至,近几日倒是开始热闹起来,说是会有什么庆祝活动。

 

冯宝宝当然不会知道这些。她将脑袋向后靠了靠,目光投到窗外,看到有很多彩灯亮起。那些小彩灯被绳子串起来,从草丛绕到树枝,组成不同的造型混合着一闪一闪。灯光仿佛隔着十几米的高度印到她的瞳孔中,却没有探出情绪来。

 

有点喧闹的夜,放着几个菜的酒桌,酒在酒杯沿上留下一圈纹路,暴露在天花板的吊灯下。

冯宝宝转过头,抓过面前的酒瓶,把吸管含在口中,将瓶底剩下的一点白酒喝了个干净,然后利利索索地打了一个饱嗝。

接着她放下瓶子站起来,向后翻过长沙发朝外走去。

 

“哎!宝儿姐?”张楚岚回头喊了声。

 

“我去厕所。”冯宝宝答道,伸手指了指前面不远的标志。

 

 

张楚岚“哦”了一声,转过身拿起旁边的水“咕嘟咕嘟”地喝完,又继续对着面前的两人开始了滔滔不绝的感谢:

“真的!说真的!太感谢你们俩了!”

 

诸葛青和王也无奈地对视一眼。

 

张楚岚叹息一声。

“幸亏这次任务离北京近,如果没有你们俩······”

 

“冯宝宝就找不到了。”王也接话。

“如果宝姐真出事······”

“那你可能会发疯。”诸葛青接话。

“嘿我说你们俩怎么接的这么顺,真不愧是一对儿······”张楚岚挠挠头。

 

诸葛青笑着把手臂搭在王也身后的沙发椅背上,眼尾弯了个弧度:“老张,你这话已经重复第四遍了。”

“我们记性又不差。”王也边说边踢了一脚诸葛青伸过来的腿。

 

“可能我喝了点酒比较兴奋,反正谢谢两位了!再道一声谢!”张楚岚给原先盛酒的杯子倒满了水,又一口灌了下去。

 

想起不久前的任务他还是心有余悸,冯宝宝和任务目标一起被困在了一个山洞里。说来也巧,那座偏僻的山正好发生山石滚落事故,将两人一起堵了。张楚岚对北京周围这块地界不熟,发现宝姐找不到了急得差点发疯。他没有法子,只得求助还在北京玩的诸葛青和王也。这两位半仙儿忽悠人的手法怎么样先不谈,办事效率还挺高的,很快就找到了人。

 

冯宝宝当时一身衣服已经被刮烂了,脸上和手脚上都是擦伤,浑身脏兮兮,不过精神看起来倒是很好。张楚岚在执行任务时嘱咐她“如果遇到问题别乱跑,也别擅自行动,等着我,我肯定会找过去”,幸亏她记住了这句话,不然说不定也不会这么顺利地找到人。

 

所以王也和诸葛青这次算帮了张楚岚一个大忙,正好趁着这一对还在腻歪期,他就把两人请出来吃饭,顺便也感谢一下“那件事”。

 

“老王!多亏了你······”

 

“行了,”王也把桌上一堆瓶子放到地上,又拿起筷子夹了点菜放嘴巴里,砸吧两下,“好听的话说够多的了。哎,张楚岚,我问问你,这出能成吗?”

“我觉得不行,”诸葛青笑道,“现在撩妹哪还用这么土的招术?”

 

“你闭嘴!”张楚岚一指诸葛青,“当着你家这位的面能不能收敛点?”

“宝姐生日快到了,又赶上年末,我当然······”他慢慢摩挲着手里的玻璃杯沿,思索着道,“我记得以前宝姐说徐老爷子带她看过烟花,所以就让老王帮忙搞一搞。其他我实在想不出来。”

 

“也对,冯宝宝看着不像喜欢这些的人,”诸葛青直起腰杆打了个哈欠,翘起二郎腿后用左手手背支起下巴,“你的生日不也快到了?”

“我都不过生日老多年了。”张楚岚摆了摆手。

 

“嗨,就当我送你俩的生日礼物了,如果真能成的话。”王也将双手交叠背在脑后,向后一倒,笑着说。

“我可没想着能成,就当给自己留个念想,不过还是谢谢也总。”

“啧,都说了别这么叫我。”

 

三个人聊了几分钟后,冯宝宝就从洗手间回来了,她刚想回座位坐下,就被突然站起来的张楚岚一把拽过手腕。

她略有不解地一歪头,脑袋上冒出了三个问号。

 

“那什么,两位,”张楚岚对着王也和诸葛青满脸笑地一点头,“我和宝儿姐先走?”

 

“快去快去!好好玩啊。”王也朝他一扬下巴,左手顺势搂过旁边的诸葛青。诸葛青则整个人向他旁边移过去,将右臂环在王也腰上,向后一拖,两人一块椅向长沙发的靠背。

王也呲牙一巴掌拍向诸葛青的大腿:“你这狐狸又掐我!”

诸葛青嘿嘿一笑,左手一把抓住王也的巴掌:“那你别摸我脖子。”

 

“没眼看没眼看。”张楚岚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嘴里却还在不依不饶跑火车。他指着这俩人转头对冯宝宝笑着调侃,“宝姐你看这俩人,忒不要脸了。”

 

“咳!”王也被他这句话呛半天,“哎呦喂不要碧莲到底是怎么对我和老青说出这话的······”

 

冯宝宝看看张楚岚,又看看王也和诸葛青,目光在他俩十指相扣的手上停留了好一会儿,才讷讷地低声说了句:“挺好。”

 

“嗯?”

张楚岚似乎没有听明白这两个字,他就地愣了几秒钟,没回过神来。

 

“行了!你们俩再不快走我可就要轰人了。”王也道。

一句话把张楚岚的魂儿给唤了回来,他抬起手一挠头:“成,我们不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继续。”

他拉着冯宝宝的手腕,脚步一转走了,还伸手朝身后两位摆了摆告别,耳朵里跑进王也苦笑不得的“这家伙”,只得轻轻一弯嘴角。冯宝宝被他拉着走,下楼的时候她似乎有点不舍地回头,望向诸葛青和王也,眼睛里流淌过她自己也拎不明白的情绪。

 

现在是七点半。

张楚岚想。

 

等九点了。

 

二、

 

人们很喜欢在空闲的时间特别是夜晚感受一下热闹的气氛。喜欢被人群和卖小零食小玩意儿的围绕的感觉,喜欢天空中飘着的有鼓点或者舒缓的纯音乐,喜欢和朋友家人结伴欢呼。仿佛到了年末所有的压力都一扫而空,夜晚的风和小食的香才是人生的最终归属。

 

广场在夜与灯火中燃起了热情,草地小路都是一双双鞋子经过的痕迹,奔跑的,慢行的,还有很多情话和真言偷偷在人与人的耳语中溜进来,被夜色化作的浪纹覆盖淹没了。人越来越多,应该是早听说晚上有烟火表演,那些不相同的目光有着同样的激动和快乐,情绪因子悄然在音响的催促下迸发,反而让人觉得温暖得有些不真实。

 

冯宝宝被张楚岚一路拉着走,她不时左右张望,看到很多卖各种东西的小摊子,眼中涌过好奇的波流。若是看到什么特别吸引她的,便猛地停住步伐,生生将张楚岚给拽过去,很是耐心地做一番挑拣。

 

由于她特别容易被卖东西的人带偏,比如用998买一条大红珠串子什么的,所以张楚岚为了给两人留点生活的本儿只能在旁边看着,有时候也会跟小贩们讲讲价,顺便告诉冯宝宝一些东西的用途。

 

两人逛了好一会儿,挑了点围巾手链之类的东西,终于走到了广场中央看烟花最合适的位置。

 

“唉宝儿姐,手链不是挂耳朵上的。”张楚岚无奈地一垮肩,将冯宝宝散落在耳旁的几缕头发慢慢撩到耳后,然后把她左耳上挂着的水晶手链给拿了下来。

耳朵后面的皮肤有点儿敏感,冯宝宝微微一缩脖子。

她伸出手,看着张楚岚将那条手链戴到她还留着些淤青的手腕上,轻轻“哦”了一声。

 

“好了!”

张楚岚笑着抬起头:“宝姐真好看。”

 

冯宝宝有点茫然地搓搓自己的头发。她今天硬被张楚岚拉着挑了一下午冬衣,好说歹说才换下来那身千年不变的军旅鞋。虽然现在的这身也不太新潮,但最起码看起来不乱糟糟的了。

 

“带我来这儿做啥子?”她转了个圈,只看到许多人,忍不住开口问。

 

“看烟花啊,徐老以前过年不是带宝姐看过么?”张楚岚道。

“哦,狗娃子啊,”冯宝宝歪着头想了想,“不过现在还没过年······”

 

“不重要!”张楚岚搂住她的肩,“大不了过年再看呗,又不嫌多。”

 

“说得挺对。”冯宝宝慢慢点头。

 

其实离烟火开场还有挺长时间,两人都觉得这么等着怪无聊的,张楚岚想了一会儿,偏头问:“宝儿姐还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想要的······东西?”

她正想着,突然看到眼前溜过一个扛着什么东西的人,便指着大喊起来:“糖葫芦!我要糖葫芦!”

 

周围一大波人都被她的叫喊声吸引了目光,张楚岚看到这些脸后背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他一边想着“这可真是尴尬呀”,一边打算跑去把那个卖糖葫芦的揪回来。结果还没等他迈开步子,就看到冯宝宝已经先一步冲出去了。

 

“哎!宝儿姐!”

他急了,叫喊一声连忙跑上去追。涌动的人流在夜晚似乎掀起浪来,他心道一句“不好”,空气成鼓灌进肺腔令他一阵胸闷。他眼睁睁地看着冯宝宝被人潮淹没,两个人挤散在混乱和喧闹中。

 

完了。

张楚岚想。

 

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开始翻找上衣口袋。

结果找出两部手机。

 

真完蛋了。他接着想。

冯宝宝的手机在他这里。

 

这下该怎么找?

 

 

三、 

    

“姐姐,给你。”

少女把手里的花递给她,夜色下的笑容像蜜糖一样甜:“你真漂亮。”

 

“哦。”她接过那朵花来,“谢谢。”

“不用!”少女一边朝她挥手一边跑远了,“再见啦!”

 

冯宝宝看着她离开,又低头瞅一瞅自己手里的花,下一秒便敞开外衣将花塞进怀里。她望了望四周的人,跑跳欢呼的孩子,结伴而行的情侣,还有颤巍巍走路的老人。他们大多一起走,时不时停下来摆几个姿势拍照,或者亲密地说着话。

她眨了眨眼睛,觉得心里沉闷闷的。

 

 

刚刚人群把那个卖糖葫芦的小贩冲散了,她追了半天也没追上,连人影都看不见。她回头想找张楚岚,却猛地发现张楚岚不在身后。

她瞪大眼睛,急了,疯一般地在人潮里甩开步子边跑边喊:

 

“张楚岚!张楚岚!你在哪儿!?”

 

混黑的夜像搅合了墨水,她觉得眼前的人越来越多,好像很多人都朝她撞过来。那些人摆出愤怒的厌恶的表情,有着不太和善的面孔,他们嘴里说着刺耳的言语,可她听不太清晰。

她不小心撞倒一个小孩子,小孩子一屁股坐到地上,发出尖利的哭喊声。哭喊声仿佛要将整个夜晚都戳开个窟窿,竟将她吓得倒退一步。那孩子身边跑来一个妇女,妇女抱起了他,又用力推了一把冯宝宝。冯宝宝踉跄着跳了跳,嘴唇微微一动,愣是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那妇女恶狠狠瞪了她一眼,将怀中的孩子抱得更紧,低头道:“宝儿,咱不理她啊,看完烟花就回家。”

······

 

回家。

她喃喃着,开始向广场外跑,越跑越快,边跑左右张望。她看着这些有说有笑的人,突然觉得脑子一阵剧痛,“嗡——”的一声简直要把头顶给震开。

冯宝宝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呻吟,她停下来,慢慢蹲下身去,两只手抱住头,眼睛瞪得老大。

 

她隐约记得,很久以前,自己在一个林子里等了很多年。

她记得当初有一些人把她捆起来,说等着吧,很快就有人来接你了。

她记得张楚岚跟她说“等着我,我肯定会找过去”,于是她在那个山洞里继续等。

 

她仿佛等了很久,却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许多年前赵姨教她唱的《黄杨扁担》,夜晚痛苦时耳边的安慰,宁静的山村和温和笑着的人全都随着记忆散了,当时没有人来接她,雨水顺着头发流下,顺着鼻梁流下,悲喜都混合交织着,全都成为分辨不清的苦涩。

 

相信了好多人,没有一个能成全自己。

 

冯宝宝蹲在地上,蜷缩成一团,草丛里穿过的风扫过她的皮肤,如同细小的银针缓慢刺入太阳穴,敲打她的头颅。

很多事她想不明白,世人也许都想不明白。

能怎么办呢。

 

四、

 

“宝儿姐。”

 

张楚岚慢慢将左手放在冯宝宝的肩膀上,感觉手下的肩在轻轻发抖。

 

他整个广场奔走,先是抓住那个卖糖葫芦的寻人,又找了好几个路人询问,皆无果。明明是寒凉的夜晚,汗珠却悄悄顺着他的额头滚落下来。

那是冷汗。

 

他右手微颤着伸进口袋,想掏出手机给王也或者徐三打个电话。哪知刚走到人群广场之外,就看到熟悉的身影正蜷缩着蹲在地上,头深深埋在两膝间。

他轻吸一口气,放回手机快步走了过去。

 

“宝儿姐?”张楚岚又叫了一声。

下一秒,冯宝宝抬起头来看他,还是那一副无悲无喜的面孔。她睁着大大的眼睛,瞳孔里映出张楚岚担忧的模样。

“张楚岚。”她低声叫道。

 

“怎么了?不舒服?”张楚岚慢慢拉着她的胳膊扶她起来,然后俯身将冯宝宝裤子上的灰拍了两下,抬眼问道。

“没啥子,我刚刚没找着你。”冯宝宝说。

 

“吓死我了宝姐,要不你以后还是牵着我吧······或者我牵着你,要是再找不着人······”张楚岚叹了口气,末了露出一个笑来,“好了,正好烟花快开始了,我们去最好的那个位置等着看去。”

说着他就要拉着冯宝宝走。

 

“宝儿姐?”

冯宝宝没有动。

张楚岚转回身去,眉心轻轻蹙起来。

 

“我不想看了,我想回去。”

冯宝宝轻声道。

“我想回家。”

 

张楚岚慢慢走到她面前,沉默了好一会儿。整个夜似乎都随着他静了下来,广场上的人仿佛都和时间一起停止,没有叫嚣和欢呼,没有楼上电子钟表的滴答声。张楚岚微微抿起嘴唇,片刻之后,他笑着说:“好,那就不看了,咱回去。”

冯宝宝接着低头道:“我有点儿累······”

 

张楚岚听罢,迈开一步走到她身前,蹲了下去。

“宝儿姐,来,我背你。”

他说。

 

冯宝宝目光顺着投到面前人的肩膀,她眨眨眼睛,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哦”,然后伏到张楚岚的背上。

张楚岚将冯宝宝向上抬稳后利索地站起来,一步一步向人群外走。

他的步子很平稳,不快不慢。

他感觉脖子上的皮肤时不时被温热的呼吸贴附,背上的人搂他搂得紧,将脑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宝姐一点儿也不重,”他笑道,“以后还可以多吃点。”

 

没有回答。

他脚步微顿:“宝儿······姐?”

 

“头······疼······头疼······”

冯宝宝将脑袋用力在他背上撞了撞,几乎是呜咽着挤出这两个字。她声音发颤,抓着张楚岚肩膀的手将那里的衣服都攥起了褶皱。她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淌下来,淌到张楚岚的衣服上,缓缓洇开。

张楚岚感觉到了,他没停下脚步,继续走着。只是微微张嘴,压下一口气,将声音放得平和:“宝儿姐,我给你唱歌好不好?”

 

他们离广场越来越远,离人群和欢笑声越来越远。

他们往郊外那条小路走,沿途是夜晚看不太清晰的花草,前方一片空旷,夜空中的乌云仿佛都散了,月亮露出一半,不知照亮了谁的归路。

 

“黄杨扁担呀么软溜溜呀那么······姐呀哈里耶······挑一挑白米下酉州呀······姐呀姐呀下酉州呀······那么哥呀哈里耶······”

张楚岚边想词边唱着,他很少唱歌,一开口也不知道自己唱得好不好,有没有走调。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唱,步伐渐渐变得轻快。

冯宝宝伏在他背上听着,也安静下来。

 

不一会儿,张楚岚就听到后面不远处的空中响起了“嘭!嘭!”的声音。烟火绚烂至极的噼啪声、欢呼声、笑声混合成一团,他不用回头也知道那是多么绚丽的景象,火焰把广场上人们兴奋的脸颊照亮了,一切都如安排好的被期待的那样完美。

 

张楚岚边唱边向前走着。

 

 

“天哪!那是什么!?”

广场上有人指着烟花兴奋地大喊。

 

“是告白吗?有人告白了??”人们欢呼议论,彼此相拥,情侣们十指紧紧扣着,无数的目光印在天空中几秒停留的烟火上。

那烟火转瞬即逝,留下残影和轮廓:

“喜欢你。”

“宝儿姐。”

 

······

“张楚岚,这个给你。”

“什么?”

 

张楚岚看到身后伸出一只手,手腕上的链子亮晶晶。那只手拿着一朵已经被压到变形、花瓣都凋落了几片的红玫瑰,让他愣了几秒。

“这······宝儿姐你不会是抢人东西了吧?”

他接过花,一脸无奈:“那我先拿着,回去给你找个花瓶放着。”

 

冯宝宝“哦”了一声,又将头埋了回去。

 

 ……

 

“姐姐,”拿着许多朵玫瑰的少女对她笑,“把它送给你喜欢的人吧。”

 
……
 

最后一朵烟花。

结束了。

 

五、

 

“走吧。”

诸葛青从长椅上站起来,拍了拍裤子,呵出一口白色雾气。他将手揣到裤兜里,偏头看向椅子上迟迟没有动作的人

 

半个小时前,他和王也从饭店出来,在广场外看完了张楚岚托王也准备的这一出“惊喜”,深切感觉到了这有点土气的上个世纪的浪漫。俩人仰头半天,脖子都累僵了,诸葛青才开始笑着调侃:“弄这个废了你不少心思吧?我是指忽悠你爸的时候······”

“别提了,”王也懒散散地挥挥手,“以后谁再找我搞这个,绝对的,没门儿!”

 

 

王也坐在椅子上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又抹了一把脸。

烟火已经结束快十五分钟了,他们俩就在这里百无聊赖地坐了十五分钟。王也莫名觉得有点儿累,他用力挤挤眼,直到眼皮不酸了,才悠悠地扶着旁边的座椅扶手站起来。

 

两个人开始往回走。

王也走得慢,慢得几乎不太正常。诸葛青心中疑惑,也跟着放慢脚步,和他走到一条线上。

 

“你今天······”诸葛青试着开口,话说到一半顿了好几秒才接上下一句,“······可以啊,没想到还像模像样的。”

“你不也是,”王也低头整理袖子,将挽上去的袖口翻下去,“狡猾的狐狸。”

 

“都是骗人的半仙儿,彼此彼此。”

诸葛青弯目轻笑。

 

王也继续走着,每走一步心里仿佛都留下个印记,他没有看旁边的诸葛青,只是沉闷闷地发声:“谁没事儿想这种······要是我,我也能被骗过去。我说老青,你以后那啥,多少注意点儿,这种场合瞎撩也不害臊。”

 

“哎哟老王你真管得紧,”诸葛青抬头吐出一口气,道,“分都分了······”

 

 

他走了两步,发现王也没跟上来。

“怎么?”

诸葛青也慢慢停了脚步。他知道王也就在他后面不到两米的地方站着,便没有转身。

王也的声音好似在夜幕里回荡:“和好,行不行?”

 

“你说什······”

“诸葛青!”

 

他忍不住回头。

 

“嘭!”

昏暗夜空中绽出有些耀眼的光芒,烟火“滋啦”一声燃起,在黑夜中组成了个大大的“青”字,散去之后,痕迹存留了好久。

 

诸葛青微微睁开双目去看,那光变得太亮,他一瞬间怔然,在原地抬头望了一会儿,还没回过神来,就一把被人拉入怀中。

“别分了。”

那人轻轻说,声音缓慢而沉稳地从他身旁随着呼吸声流泻而出,明明没有温度,他却觉得异常温暖。

怀抱也很温暖。

王也没有搂紧他,将双臂略略环在他的后背,左手攀上他的肩。

 

“啧,”诸葛青的声音带着一点点笑,“你这样,让我怎么办才好啊。”

他将王也推开一点距离,吻上了他的唇。

唇齿交绕间,也遂了心愿。

 

不算火热的缠绵和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温柔,把夜给融化开。

 

 

情到深处,便是成全。

 

【END】

 

正好宝岚生日到了,也算是个贺

好喜欢绑架组ww

 

评论(18)
热度(331)

© 丝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