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弦

麻利点
产粮随缘

【也青】表个白怎么就那么难呢

校园paro  ooc,

诸葛青的心酸恋爱史x【误】

瞎写的小甜饼,应该会一直更下去(最起码要把白表了),大家看个乐呵就好ww

 

 

【北京爷们儿】

 

“听说了吗?班里新转来一北京爷们儿。”

“谁啊?”

 

“啥眼神儿,就那个长发的,眼眶一圈儿黑,跟得道飞升一个样的那位。而且啊,他好像还真信道。”

“嗐,我跟你说,这样的家伙第一天就得被找事,你看着吧。”

 

【万人迷】

 

“听风吟——收。”

诸葛青轻轻摇晃脑袋,脚蹬子一蹬,自行车的轱辘转到飞起,衣袖飘荡,带起一阵风和路旁小姑娘们的惊声尖叫。

自然不是因为他骑车的技术好而尖叫的。

 

说到这位诸葛家的少爷,生得当真好看,眉目精细像是天生就被细细雕琢过一番,白面皮子连脂粉都比不得。身量轻盈,身姿修长,跟那儿一站妥妥的丰神俊朗。他开口温和软糯,就和他家乡的雨水春风一样柔软细腻,这细腻只要在小姑娘耳旁转一个圈,就能变成几条绸缎将人给牵过去,半天都不带回神儿的。而这人偏偏开口就是撩拨的话,一撩一个准,甜言蜜语不要钱似的从不带重样,被友人笑称“你这怕不是几辈修来的满肚子蜜糖水”。

他却笑道:“我这明明是天赋的本事。”

 

他还喜欢在背后束一条小辫,几缕头发经风一扬,看着就是顶有风姿的少年模样。若是再加一个眉眼漾出的笑啊,哪里还有稳心定神的道理?

于是乎,整个学校的女孩子都被迷得神魂颠倒心思难收,就搁一块偷立了几个誓:

 

<1>、青仔是大家的,青仔的笑也是大家的。

<2>、阿青就是道,阿青就是理!

<3>、谁要是独占了阿青,定不饶恕!

 

我们的青仔自然是不知道女孩子叽叽喳喳的小秘密的,他只管说些乌七八糟不真不假的话,至于后果是啥则全丢脑袋后面去了。

 

就好像现在,他朝路边的姑娘们“啾——”地比了个心,放倒一片,也不管埋。

 

“你快点!”

张楚岚用一条腿支在地上,“铃铃”拨了拨自行车把手上的车铃来表示自己的不满。他回头气鼓鼓地盯着骑着自行车潇洒而来的诸葛青,往地上啐了一口:“你这家伙什么毛病啊,能不能收敛收敛,照顾一下单身狗的心情?”

 

“我也是单身狗啊,”诸葛青笑着迎上来,直接略过张楚岚骑过去,又带起一阵风,“走吧!”

“呸!”张楚岚抓狂般揪了揪头发,蹬上车就窜出去,“你是不是成心气人?”

 

“······没有啊,”诸葛青想了想,“我气的是单身狗。”

“······”

 

“诸葛青你等着!”张楚岚看面前的家伙骑得飞快,气急败坏地追上去,心想去你妹的学霸男神,被我打趴下照样得跪地求饶。

 

呃······

虽说打得过打不过也是个问题。

张楚岚欲哭无泪。

 

 

【武力值颇高的北京爷们儿】

 

“诸葛青你玩我······嗯?你咋停下了?”

他看着诸葛青急急一刹车,逼得他也只好急急一刹车,好不容易才稳住没有因为惯性从车座上摔下来。

“什么毛病!!!”张楚岚偏头朝他耳朵吼叫,却看诸葛青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前面,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就是眨眼睛的次数多了一些。

 

“怎么了?”

张楚岚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看到不远处地上倒了一片人,都是当地偷鸡摸狗寻思挑事的小混混,眼下他们个个东倒西歪地趴在地上,有的还捂着肚子不停哀嚎,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们被欺负了呢。

而在这些倒地不起的二流子们中间的石头上,坐了个人。

那人看起来也不太好,眼圈乌黑明显修仙过度,耷拉着脑袋喘息着。胳膊肘搭在膝盖上,束着马尾的长发有点松散,垂在脸颊一侧勾着他的脖子和下巴。

他穿着宽敞的短裤和黑色大领的短袖衫,就像隔壁看门老大爷似的。

 

仿佛是感觉到有人在看他,王也慢慢抬起头。

 

“哦,这不是那个新转来的王家三少吗?”张楚岚心中明了,小声对诸葛青说着,“没想到啊,有两下子。”

 

“嗯······看着就挺不同的。”诸葛青低下头拍打自己的校服,与王也错开目光。

“老青······”

“嗯?”

“你耳朵红了。”

 

“······”

 

【王也】    

 

王也慢吞吞站起来,扶着腰“哎哟”了几声,心道“这几个货看着不中用没想到还挺累人”。

看看,自己动静弄得太大都把旁边那俩骑自行车的学生给吓呆了。

他叹息。

 

“哎,你们以后改过自新听见没,别找事儿了。”他轻轻踢了踢隔着最近的那混混的小腿,一脚迈过去,打着哈欠朝外走。

 

诸葛青看了半天,开口道:“他叫什么?”

 

张楚岚瞧着没戏看了,深感无聊的一脚蹬上自行车踏,说:“不是说叫王也么,哎,你瞅这个名,这谁给起的,啥名啊······你平常勾搭小姑娘给人起的绰号都比这好听。”

 

“挺好听的。”诸葛青截话。

 

“???”

“今早不是你说鬼才会起这名吗???”

 

 

【你冷静点!!】

 

“你听错了。”诸葛青车把一拐,朝张楚岚露出一个令人心肝发颤的笑容,把张楚岚吓得差点从自行车上翻下去。他连忙追上诸葛青,边努力跟着他的速度边道:“你······你慢点!没事吧?你脸色似乎不太好。”

 

“没事,”诸葛青嘴角的笑意越发明显,“我挺好的。”

 

“······”

“那你说话声儿能不能不抖。”

 

【追妹子】

    

“阿青!!这!这是我为你亲手烤的饼干!请收下!!”

 

诸葛青刚背着包走进教室,就被举着漂亮盒子迎上来的小姑娘拦住了去路。小姑娘脸蛋红扑扑的,娇小可爱,她低着头没敢看眼前被全校女孩子誉为“史上第一校草”(虽然这个称号透着一股浓浓的玛丽苏气息)的人物,只是举着盒子的手臂有点发抖,声音也带着颤儿,但她还是想鼓起勇气把自己准备的礼物送出去。

 

哎,好一出美人献宝的戏啊。

张楚岚坐在椅子上用手支着下巴冷冷地看着这边。

 

诸葛青当然不会让漂亮的女孩子失望,他将饼干盒子接过,轻轻揉一揉女生的头发,露出温和迷人的笑容:“谢谢你的礼物,我真的很喜欢,以后可以多聊哦。”

“谢!谢谢您!”女孩子快激动哭了,脸颊红得像被炉火烤过一样。她用双手捂住脸,猛地就冲出了教室。

诸葛青微笑着拿着饼干盒走到自己的座位上,还没坐下,前面的人就回头跟他打招呼。

 

“嗨。”

王也仰头挥了挥手,顺便揉了揉黑眼圈明显的眼皮。

 

“刷——”

没等王也回过神儿,诸葛青就一把把手里的饼干盒子砸在课桌上,飞一般冲出了教室,把桌上的卷子都带到了地上。

 

“他怎么了?”王也一脸疑惑地转头问旁边趴在桌子上的张楚岚。

 

“不知道,”张楚岚还是冷冷地看着门口,“估计是去追妹子了吧。”

“哦。”王也点点头。

 

 

【冷静不了】

     

     诸葛青来到走廊,走了好几个来回,大脑迅速运转想了些对策。他走来走去的同时还不忘走得有看头一点儿,令好几个经过的小姑娘脸红着朝他投去目光,然后留下一片清脆娇羞的笑声。

     大约几分钟后,他放平稳步子,嘴角噙上他那一贯迷人的微笑,走进教室,来到座位上。

张楚岚此时正吃那盒饼干吃得欢,还不忘递给王也一块。王也摆摆手,拿过饼干,递还给诸葛青:“你要么?”

 

诸葛青看到了那块举到自己眼皮子低下的饼干和······那只有点覆着薄茧的手。

他咽了口唾沫,嘴角的笑没挂住。

 

“刷——”

 

“他又怎么了?”王也非常疑惑地望着又一次飞奔出教室的诸葛青,将那块饼干塞到了自己嘴里。

 

“脑子进水了。”张楚岚趴到桌子上打了三个哈欠。

 

 

【干啥】

    

诸葛青站在教室外,手插进裤兜,拿出来,插进去,又拿出来。

此时快上课了,走廊里没什么人。他慢慢在墙边靠着,逼自己呼吸几次,装模作样看了看手表。过一会儿他觉得自己的站姿不够舒服,又换了个姿势站着,把左腿搭在右腿上,脑袋一遍一遍轻轻磕墙。

    

等脑袋磕疼了之后,他又开始闭着眼睛用背在墙上滑来滑去。

 

他觉得差不多平静下来了,有点愉悦的抖了抖肩,扭了扭腰。

 

然后,他听到一个声音。

“诸葛青······”

    

从教室里出来上厕所的王也微微张着嘴:

“你在干啥······”

 

【完蛋】

 

“为什么他会知道我的名字。”诸葛青笑着问张楚岚。

“当然是······我告诉他的啊,”张楚岚额头冒出汗来,他不知道自己又犯了什么事儿,只是觉得诸葛青这话问得他毛骨悚然,“要不,我把他打晕让他忘了?”

 

“算了。”

诸葛青叹了口气。

 

“那个······老青······”

“嗯?”

“你真的不打算把你脖子上的口红印给擦了吗?”

“······”

 

【未完ww】

没错这个应该会在我更其他文的时候顺带更新,小标题式故事不过会完整地走剧情ww

评论(11)
热度(332)

© 丝弦 | Powered by LOFTER